拖拉机叭叭叭叭

来玩儿吗

*机枪组rps的第四篇终于有了名字……
*这是 【机枪组RPS】各位谨慎观看!
*小车车预警,剩下的松离合踩油门都靠你们脑补了!司机跑路了先!





【再来一遍 机枪组RPS预警 接受不了别看了啦】






丽江和大理这两个地方绝对是蒋璐霞一万个不想去的,年年看着都是人山人海只是好容易他俩总算是休息到一块儿去,趁着并非旅游旺季玩儿一趟倒也还不错。
结果到了那里王雨甜一转眼成了负责拎包端水的小跟班,清晨的古镇还没被商业化的洪流冲击,四下无人男模举着相机给女朋友一顿猛拍也是尽兴,吃过饭又外出走了两圈的小情侣再回到小镇已是傍晚,街边的酒吧悉数开张,就算她抱着王雨甜的胳膊凑上去跟他说话都难以听清,他摸出手机敲了几个字举到她眼前:要不要进去喝酒?
怎么说也有玩儿的兴起的名声在外,陷入夜晚的丽江总是有着和清晨完全不一致的熙攘,似乎所有人都太过于投入因而行色匆匆地寻找这一夜的伴侣,即便水边有动情到难以自己的情侣肆意拥吻,路人也不过投去一个敷衍的关注,驻足只几秒便再度陷入人潮涌动。
身后的酒吧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人群随着节奏曲调摆动身体,偶尔也在些许晃动的阴影中辨别出那大概是属于情侣紧贴的躯体,站在外头吸着手里饮料的正派姑娘连喝酒的次数都屈指可数,现下被夏日里氤氲蒸腾的甜腻的酒味儿钻入鼻腔也忍不住心痒难耐,她伸手拽了拽四下张望的男模叫他凑到耳边尽量用着他能听到却不至于太大的声音同他讲话。
“我们进去喝一杯吧!”
“好!如果你觉得太吵,我们就回去!”
手上连连比划着向她传递自己的意思,夏夜里被热气熏蒸得面颊红扑扑的小兔子却先一步把他推进了门继而甩开了他的手,王雨甜一怔要去寻她可姑娘一转眼便不知去了何处,他倒是想出去找找只是侍者已经拥着他进了门,男模也只好暗叹一声找了个位子坐下。
也不知道小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王雨甜啜了一口酒转头去望台上扭得快把自己和凳子绑成一团的舞者,啧果然还是自家宝贝儿最可爱。

云南的暑夏不同于北京的干燥,蒸笼一般的潮气叫一贯体温稍低的男模都连连喊热,今天专门穿了领口稍大的T恤将胸前的皮肤大片暴露,王雨甜自信在这酒吧里没一个男性同志能和自己的身材比肩,因而线条流畅的锁骨胸肌招来不少姑娘端着酒杯过来倒也不算意外,只是他一门心思盯着门口想看自己的小兔子什么时候过来,靠近的莺莺燕燕便都在他凉凉的目光中转而退开。
一开始他是想着也许是小家伙又看上什么有意思的要去买,让自己先进来找个位置坐下,只是蒋璐霞虽然偶尔小女孩儿心气上来调皮却也很少有现在这样叫他等了许久,王雨甜打定主意再多等十分钟就走人找他,只是他看过手表刚开始计数便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帅哥,你一个人吗?”
就着时断时续的灯光歪头去看姑娘的脸上已经晕开一片浅浅的红潮,蒋璐霞举着半杯酒对上王雨甜略有意外的目光,他还没来得及回答什么她倒是大大咧咧往他对面一坐,
“看来你落到一个人的境地是有什么故事吧问了你这半天都不说话,来,给我讲讲,正好我也一个人~”
小兔子托着下巴笑得眼睛都弯起来瞧着自己,王雨甜听她这话看她小猫儿一般狡黠的表情分明是打定主意和自己玩儿,虽然是没有剧本临时被拽上场但怎么说也算半个演员,男模浅浅一笑耸了耸肩膀,
“我倒霉呀,原来是有只小兔子和我一起的,结果我一个没注意她就跑没影儿了。”
“小兔子?你出来逛酒吧还带兔子呀?”
“对啊,又白又软的一只小兔子,特别可爱。”
姑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口里喷吐着果酒的甜腻香味叫他忍不住凑上去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她倒也不躲舔了舔唇角对他勾了勾手,
“我跟你说啊之前也有人说过我像小兔子,你说我和你的那一只哪个可爱?”
也不知道灌了自己几杯才过来的,王雨甜暗暗一笑对面前的姑娘抬了抬下巴,“我觉得......你比她可爱一点。”
酒吧里的音乐声几乎震得他耳膜都疼可蒋璐霞咯咯的笑声却清晰地落到耳朵里,她直起身对着吧台挥了挥手,
“小哥哥你嘴这么甜夸我,那我就请你喝杯酒~”

玩儿艳遇这个想法在脑海里成型的时候蒋璐霞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出格了。倒不是没和王雨甜一起寻刺激,他总是能厚着脸皮把自己的下限继续往低拽,仔细盘点倒还真的没有她主动的一次,既然都到了丽江这个地界她要是还不入乡随俗那就真的没意思了。
只是对于正派惯了的姑娘来这么一出总还是要写心理建设,蒋璐霞绕到后门站了许久还是下定决心进了门,二话不说先要了两杯酒灌下肚,意识迷糊起来好容易看了半天找到王雨甜,她也暗暗给自己打气:就玩儿一下而已嘛,他俩……都有过了还怕谁?
真坐到他跟前眼神迷蒙的蒋璐霞才算看清楚王雨甜噙着笑容的一张脸,要么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换到她这里自然就是出潘安,而且别的不说就他这身材潘安怕还是比不上呢——
当初买大领子的T恤纯粹是为了给自己发福利,现在福利的回报也终于降落在自己头上,男人两道锋利的锁骨几乎和他削铁如泥的下巴一样有着棱角分明的性感,他又把自己胸肌腹肌练得块垒分明,稍稍露出些许却不叫人看真切的感觉更是叫她陷在他汹涌的费洛蒙中难以自持,姑娘暗暗收紧了腿一股奇异的酥麻感顺着脊骨攀爬而上:今晚必须把他弄到手。
“那你呢,你怎么也是一个人?”
“我男朋友跑不见了找也找不到,我没办法呀就进来喝酒啦。”
“你有男朋友?”
“对啊,他是个模特,长得可帅了呢......”
王雨甜看她目光游弋地在自己身上扫了扫去又给自己灌酒就知道喝醉了的小兔子怕是已经忍不住,然而好容易逮住这么个机会总还是要好好玩儿一把,男模伸手握了握她撑在桌上的手腕,姑娘忍不住一缩抬起水汪汪的眼望向他,
“真巧,我也是做模特的,你觉得我和你男朋友谁身材更好?”
“唔……我坐的这么远怎么看得清呀,让我凑近点儿看看......”
人声鼎沸的酒吧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之间的目光纠缠,蒋璐霞拽着凳子凑到他跟前,喝了不少酒的姑娘神智迷迷糊糊眼前也是一片水雾,小家伙红着脸笑得软绵绵又靠近了些,
“光看看不出来啊......我能不能摸摸?”
小兔子害羞又渴求的一眼望过来自然叫他软了半边身子,王雨甜看着蒋璐霞还是一脸天真可爱的好奇宝宝模样心里那点想法就活跃起来:这回是真的长本事了,回去也该是要好好折腾她了。
“行啊,你来。”



评论(11)
热度(20)
© 李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