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叭叭叭叭

【Newtina】驯龙者 <一>

    

<一>


  

一开始没有人会意识到巫师加入战场是什么样的局面。人群中飞速穿过的咒语,地面上不断响彻的爆破,并且在一场斗争结束后,断壁残垣也会被大致清理来防止对方发现己方的线索——没有横飞血肉的场景并没有令人感到欣慰,相反,极致的寂静只会让本就压抑的心绪放大,如置深渊。


战争一直以来都是一场没有胜者的灾难,胜利或者失败都会搭进难以计数的无辜者的鲜血,Newt才加入军队几个月就已经感到疲惫不堪,即便他只是骑在龙背上远离炮火不断的地面,硝烟弥漫的战场依旧让他会在夜里惊醒。他不能做到像哥哥那样运筹帷幄掌控生死,只有尽力保卫自己的祖国,也许是好事,他那些为人所耻的能力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第一次见到铁腹龙的时候Newt还未出征,那是Theseus带回来的战利品——敌军因为无法控制而被迫遗弃的武器,他仍记得身为将军的兄长看着跃跃欲试的自己时眼里的肯定,最初他以为那只是对他的信任,然而后来才知道那是他踏上战场的最初一步。


“你能驯服它吗Newt?”


“我会尽力......也许吧。”


他尽力了,甚至几乎用尽全力——巨兽依然在他的后背上留下了可怖的伤疤,看起来像一条肉色的丑陋爬虫。Newt知道也许不会有人把那样的伤口当做勋章,就像他其他的那些疤痕一样,不过是别人用以取笑的把柄。不过最终他还是成功了,好像他那不为他人所动研究神奇动物的坚持一样,这只雌性乌克兰铁腹龙最终信任了他,和军队一同踏上战场。


没人能估计出一只龙的能耐,直到有一天Newt终于带去了一只乌克兰铁腹龙踏上战场。它飞过天空的时候几乎遮天蔽日,巨大的翅翼挡住了阳光,从口中喷出的火焰令所到之处一片焦土。Newt第一次感受到了面对神奇动物的恐惧——它们危险、可怖、无从推测,倘若忤逆这样一只巨兽,下场可想而知。他忍不住在半空打了一个冷颤,巨龙似乎感觉到了来自驾驭者的畏惧,它昂起头喉咙里发出温和的嘶鸣。


那之后Newt决定远离驻地为自己和巨龙寻找更合适的休憩之所——即使他是动物大师他得到了巨兽的信任,一头龙仍然是危险的,他希望在不稳定的时刻能够自己单独处理,他害怕有人被伤害,也担心有人会伤害它。这个提议立刻被Theseus应允,他给够了Newt的每日补给,规定了最远范围然后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做得好,驯龙者。”


Newt抿着嘴唇,脸上露出有些羞涩却骄傲自豪的微笑。


他本以为这很简单,驯服铁腹龙以后他们一直相安无事——他搭建的帐篷就在巨龙的身侧,夜晚会在巨龙粗重的呼吸声里缓慢睡去,这和他所有找看过的神奇动物没什么两样,直到终于有一天这一切被完全推翻,Newt陷入一个他完全未知的境地——他始料未及,却不知不觉陷入其中——


Newt合着眼把这几个月以来的变故重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然后俯下身缓慢轻抚巨龙的脖颈。它的前爪在流血,敌方组织了一队巫师人马专门对付他和自己的巨龙,一开始它的反应都很快,然而战争带来的消耗无法估量,Newt感到他们在今天的战斗中力不从心,而当一道聚集傲罗们强大力量的咒语迎面袭来时,巨兽立刻抬起身体把自己护在了坚硬的脊背之后,而它的手臂则立刻裂开一个口子奔涌出汩汩鲜血。


还好今日的战斗已经结束,他听到龙因为痛楚而压抑的嘶鸣,没有返回营地接受补给就让它带着自己返回他们临时的暂住处。Newt从龙背上翻身而下,他立刻从施加了无限伸缩的口袋里找到了包扎伤口的药罐和纱布,然后背过身去把沾着灰尘的孔雀蓝大衣脱下放到了地上。


身后来自龙的嘶鸣逐渐转弱,慢慢化为一声长而柔和的呼吸,他忍不住偏过头去看到了光裸的脊背和紧实柔韧的腰线——那是属于女性的美好躯体——Newt的脸立刻红了,他又迅速地转回身试图稳定逐渐加速的心跳,直到背后有人轻唤他的名字。


这就是他所说的未知境地——即便知道世上有狼人这种介于人类和狼之间的存在,亲眼看着一只铁腹龙化为一名女士依旧让Newt感到无所适从。他把配好药剂的纱布卷成一个合帖的样子,然后向着赤着脚站在面前的女士走去。她光滑的手臂上裂开了狰狞的伤口,正在不断往外冒出鲜血,Newt甚至感觉她的面庞正在变得苍白。


“虽然我知道你的愈合速度很快,但是请允许我为你上些药——至少能更快一些。”


高个子的棕发女士抬起了受伤的手臂任由自己处理,Newt几乎不敢去看她的眼睛,他和女性的接触本就少得可怜,况且面前的人也不能严格算作一位女士——这让他依然不知道如何与她相处,即便他们已经认识许久,而作为人类身体的见面已经两月有余。


“我还是,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毕竟我不会医治一头龙但是我照顾自己绰绰有余,所以下一次请不必把我护在身后,Tina。”


“你知道我的能耐,这都只是小伤而已,所以有什么可担心呢?”


Tina歪着头笑起来,他忍不住去看那温柔又甜蜜的眉眼——Newt一直都没办法把自己的目光从Tina身上移开,她的面庞有着完全和龙背道而驰的沉静与温柔,棕色的眼睛偶尔会闪耀着龙的金红色光芒,可是大部分时候她总是这样嘴角带着微笑,脸庞微微发红地望着自己。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并没好到哪去——Tina在他刚刚陷入浅眠时发出了嘶吼,Newt立刻被惊醒然后冲出了帐篷,却只见眼前巨龙身体开始急剧缩小,随后慢慢变成女士赤裸而优美的身体。他毫无反应呆愣在原地,直到藏在长发中的眼睛望过来,带着笑意弯着问他是否能把大衣借给自己。


他迅速地红了脸,甚至着急地把自己的孔雀蓝大衣几乎是抛到了地上。他听到背后轻微的笑声,然后一只纤瘦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Newt有些无措地转过身,他在看到那面庞的第一眼就感觉呼吸停滞,直到她凑过来把手指伸到自己脸颊旁边。


“我想你这里,”,她的指尖小心地擦过他刚吃过补给面包的嘴角,“可能有点东西。”


“很高兴认识你Newt,以及,我有自己的名字——Tina。”


他们聊了一整夜,Newt很快知道Tina的确是一只能化为人形的铁腹龙,并且他们的经历也有些令人意外的相似——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族群,孤独的生活让她和自己一样不善于和同伴交流。Tina被人或者巫师驱赶追捕过很多次,自然也死里逃生过太多次,虽然每一次她不过是想看看人类的生活方式来更好地适应自己特殊的身体素质。她最终被Theseus带回Newt身边,一开始她依然畏惧接近自己的任何人类,直到她在Newt的背后留下一道伤疤,并且最终确认了他的善意。


这是新奇的体验——对于人和龙来说都是,他们在巨大的差异中找寻信任与归属,躲避世人的眼光和误解,并且拥有完全属于他们的空间。Newt从Tina身上找到了很多自己,他们逐渐靠近变得默契,互相支撑然后努力地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里活下来,扶持对于两个孤独已久的心来说是令人安心的温暖。


所以今日他看到被咒语击中而受伤的Tina,心脏的抽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Newt试图找寻这关心所带动的真正情感,最后他想自己大概是爱上了一头龙。这的确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但是Newt不在意——龙也好,人也好,他想自己再不会找到这么一个如此温柔地陪伴在他身边的存在。


Newt知道自己在感情上总是是羞涩而胆小,他不希望自己会令Tina失望,他只是尽他所能保护照顾她,渴求他们能够拥有很多这样安和平稳的时光,或许以后还能有更加亲密的关系——他不敢想,却一直如此奢望着。


“但是无论如何流血总是让人担心的,并且我也并不是个不够优秀的士兵。”


“你是个糟糕的士兵和傲罗,Newt,这点没得反驳。”


Tina弯起眉眼笑起来,每次她这样微笑的时候总是透出一种温和柔暖的感觉,她带着雀跃的目光望过来,美好的曲线被蓝色的大衣包裹,Newt尽量不让自己去注意那裸露在外的被月光撒上一片清辉的锁骨,他总是会因此而躁动不安,感觉身体里的火苗四处冲撞最后又被自己强行按回。


他没有试着拉过她的手,他们只是坐的很近然后几乎把额角靠在一起地聊天。Newt询问她铁腹龙的生存习性以完善自己的著书,而Tina也总是让他给自己展示一些人类的生活方式好适应人形态的状况。为此他们溜出去过几次,小镇已经被硝烟摧毁可遗留的物品还可用于参考。他记得一次Tina有些惊讶地甩掉自己的大衣然后跳进一个温泉池——她只把自己的眼睛露出水面,然后吐出一片大大小小的水泡。最后结果当然是Newt也被弄得浑身湿透,两个人却带着许久未出现的笑容回到蜗居的营地。


Newt看着Tina踩着柔软的草地把自己的大衣在那上面甩出一片小旋风,他总是不敢去聊更多——关于他们彼此的心。尽管已经十分亲密,都太过羞涩的两个人却只能用其他乱七八糟的聊天盖过本该拥有的甜蜜交谈。他咬着牙根,也许应该更努力一些,他已经想了无数次如何发展的开头,只要说出口。


“Tina,你想......呃,你冷吗?”


他终究退缩了——也许是不安作祟,Newt知道Tina每次望过来的眼睛盛满温柔,可他仍然不确定她的回答是否会和自己的一样。他有些失望地吐了一口气,只能牵起嘴角抱歉的笑笑,Tina却慢慢迈着步子走过来,她的鼻尖几乎快贴上他的,交缠的呼吸与温度让Newt的心脏无法克制地加速跳动。


“别忘了我大部分的时光都是赤裸着的,驯龙者。”


Tina看着面前人脸上迅速蹿上的红色和明显开始紊乱的呼吸笑出声来,棕色的眼睛里漫过一片亮丽鲜艳的金红色。







//////////


两发完结,脑洞在天上......


一切为了开车【坚定脸】


   

评论(27)
热度(57)
  1. AlecNights李四 转载了此文字
© 李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