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叭叭叭叭

【Newtina】宛如处子 <3>


<3>

 

 

自从被黑暗吞噬占据,冷意没有消退反而伴随剜骨的痛楚一再蔓延。Tina很清楚自己并没有站在雨中,和魔王的战斗也并非臆想,只是这种让人疼到清醒的咒语却没能让她醒来。她现在置身浓稠黑夜,手指能感受到握着魔杖的力度,可是即便努力睁大眼睛她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大约是受伤之后痛觉的强烈反应与黑魔法结合将她困在这迷宫也似的梦境,她需要赶紧离开这里,否则很可能无法醒来。Tina试着向前迈出一步,脚尖立刻感受到波纹漾出的轻微声响,无法知晓前路也不可能后退,她只能缓步向前。可是尽管知道自己并没走出去很多,突然涨起的水位立刻漫过了她的小腿,Tina试着向后退缩,然而她愈加快动作水位上涨的速度就越快,一如那天的倾盆大雨很快湿透了衣衫,蔓延到喉口。


她逃不掉的。手指被寒冷包裹根本无法动弹,强大的水压紧紧桎梏着胸口只能让人勉强喘息,Tina甚至无法念出一个完整的咒语,在寂静中上涨的水就漫过口唇直到淹没她的头顶。没有充分准备而陷入水中是再危险不过的事情,刚才勉强留存的气息几乎被消耗殆尽,缺氧带来肺部的剧痛似乎和腰部的伤口混在一起,叫她备受折磨。


这是自己被困于梦境不知多少次的失败尝试,每次都被绝望与伤痛淹没,等她再次醒来依旧没有出路。Tina知道自己不能放弃,但是她的精神几乎已经被折磨到崩溃。她一直努力尝试找寻冷静平和地方法好让自己继续——Queenie用甜美的声音呼唤自己的名字,房东太太偶尔关于她是否孤独的尖锐问题,以及Newt温热宽厚的怀抱和圈在腰间的结实手臂。


她还想回到那琐碎的生活里去——有她爱的人,有她需要保护的人,以及她想要知晓的答案。那些穿过脑海的孔雀蓝大衣与手提箱,她在渡口心脏颤抖着问出的问题,以及出现在梦里的羞涩笑容,Tina发觉缠绕在胸口的绵长情绪来自Newt,她想自己已经陷入那双温柔的绿眼睛。

 

她想知道Newt是否也是一样,和她一样在分别的日子里思念愈深,和她一样总是憧憬期望着重逢。Tina一遍遍在昏厥的边缘告诉自己一定要醒来,虽然她不善交际——Queenie也说她有时候因为工作的原因也会显得凶巴巴的——但是她想把这些告诉Newt,就像那天在码头一样。也许,当他们把对彼此的话说完之后,她会有可能握着他的手在纽约抛却一切慢慢踏过街道,然后去喝一杯不曾用过魔法的手工咖啡。


当漫过全身的冰冷就要压断她最后一缕意识的时候,Tina感到旁边似乎靠过来令人安心的温热身体。有人在深水里架住了她的胳膊,然后搂紧了她的腰。她在混沌中听到耳边传来反复地轻唤,那个人撑住了她下沉的身体接着和她一起上浮。Tina感觉到额前的碎发被冷风吹过沾着水汽,她在探出水面的下一秒努力睁开眼睛大口呼吸,似乎是有一些光透进来,但是最终她再次在汹涌而上的黑夜里失去知觉。


只是这一次,Tina终于知道自己再不会一个人孤独而无助地徘徊在无尽梦境,有人抓住了她,并且会稳稳地接住她。


“我会接住你的,Tina。”

  

  

  

Newt看着床里反复辗转的人终于放轻呼吸也总算感觉到些许安慰,他仍然没有放开握着Tina的手,于是用另一只空着的轻轻拂过她布满冷汗的碎发,然后用温热的毛巾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大概是刚才他的安慰起了效果,一直急促喘息的Tina似乎平静下来,即便是好转Newt依然不敢放开她凉冰冰的手——她就在自己身边,可他恐惧着她随时都会从指尖溜走。


从他开始照顾Tina就未曾见到过她醒来——她总是能挣扎着努力抬起一点眼皮,可随后又再次无力地陷入长眠。Queenie告诉他Tina从脱离危险以后一直是这样从未彻底清醒的状态,伤口可以被治愈,但是魔王留下的钻心剜骨却超出他们的预期。被梦境困住的傲罗不能接受更多的治疗,她只能一直这样虚弱而苍白地被反复折磨。Newt从见到她躺在床上的那一刻起就感觉到心脏被人攥住,力度之大几乎要让绷紧的血管裂开迸裂出鲜血,但他依然努力克制这强烈的心痛与恐惧,他要留在她身边,等待她醒来。


Newt最初以为自己对于Tina只是微妙而动人的好感,却在纽约姐妹俩的暂居处明白自己早已紧紧靠向她的心。自分别开始不曾消退的牵挂,信件到达时无法遏制的喜悦,以及现在无以复加的心疼。他不能做什么,也许是有些从神奇动物那里得到的东西可以帮助他,但是他却不敢再做出更糟糕的事情。Newt只能握紧Tina纤瘦的手,轻抚她的后背以安慰她梦里的恐惧,然后陪在她身边。


自己一直是个很糟糕的人——搞砸很多事情带来很多麻烦,不善交际使得他和Tina花去了太多时间来了解对方,而等到分别才小心翼翼地表明自己的心,就算在那时似乎也是Tina勇敢更多。Newt知道自己在多的懊恼当初已经无济于事,他只希望梅林能让他日夜牵挂的女士醒过来——他要告诉Tina自己所有的犹豫拘谨是多么抱歉,告诉她自己已经再也无法忘却她温柔漂亮的褐色眼睛,告诉她自己已经深爱她。


Queenie会在吃饭的时候把已经忘却时间等候在旁边的自己叫出来,然后快速解决掉所需的能量再次回到床边。她向他讲述了那次战斗——可怖的伤痕,恶毒的咒语,以及Tina拼尽全力救下的孩子。Newt一直觉得认识Jacob是幸运的事,他总会带来甜香的面包努力让屋子里的压抑气氛缓和一些,也会忍住颤抖坚定地握住Queenie的手,在她讲述那些事情流下泪水之后为她擦去,照顾Credence的事也落到了他们身上,如果非要让Newt找到一些聊以慰藉的方法大概只有这些。


“Tinny甚至都没有直接幻影移形到医院——她强撑着去了树林确认Credence是否被人发现,然后她就不省人事,我...我差点感觉不到她在哪......”


“但是还好我找到了,当我去的时候那孩子很害怕,他看到浑身是血的Tinny一定是被吓着了,但是他真的是个甜心——他看到我出现的时候以为我会伤害Tinny而把她护在身后,差点就变成默默然——我花去了很久和他解释这一切,最终才让他愿意把Tinny交给我。”

  

“那以后我和Jacob去探望他,他总是把自己蜷成一团不愿说话,他依然自闭不敢接触,可每次我都能感觉到他一遍一遍地想要问我Tinny是否安好——之后我每次去就都告诉他了,他非常担心又不会表达,我想你去见见他的话也许会好很多——当然是在Tinny恢复一些以后,我们一起去看看他。”


“所以Newt你不要总是把自己压抑到喘不过气,这一切都在变好,我是说Tina已经有你在身边守着她,她肯定会没事;Credence也会好起来,他很喜欢Jacob的小蛋糕...所以会没事的好吗?你只要安心守着Tinny就好了,不要太过难受了。”


Queenie在眼泪里渐渐笑出来,Jacob搂紧了她的肩膀依旧温柔地擦去她的泪花。Newt似乎在读心者的安抚中放松了一点,他的确不能先垮下去,最危险的已经过去,而他知道下一次他一定会在Tina身边。他看着Queenie和Jacob幻影移形去探望Credence,然后为自己倒了一点水重新回到了床边握住了Tina的手。他也许应该告诉Frank他是多么感激它穿越大洋带来消息,可这一切都被他抛在脑后,他眼里只能放下这一张浅素的床。


“我会接住你的Tina,你只要醒来。”

  

  

  

Newt在一个清晨感受到被他紧紧握住试图暖和起来的手微微动了动,他立刻从浅眠中清醒过来,然后俯下身去看床上苍白的人。并没能感受之前Tina陷入梦魇时焦躁不稳的呼吸,相反他听到她发出了一声虚弱却也清晰的呜咽,饱含遭受折磨的苦痛,Newt感到一阵颤抖穿过胸口,他忍不住低下头去不去看Tina蹙起的眉峰。他尽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想像前几次一样来回摩挲Tina的手背然后轻声告诉她已经没事了,但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意外地撞进一双深褐色的瞳孔。


即便沉睡已久,她的眼睛依旧清澈而明亮,Tina大约已经把自己小心翼翼的动作尽收眼底,Newt知道那样子很肯定狼狈而可笑,但是她却只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无尽温柔。初次的清醒是出现在他浅梦里无数次的场景,他尝试着要说些什么,可是太多的话语涌到嘴边竟叫他嘴唇微微颤抖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Newt就这么怔愣着倾身看了Tina好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应该给刚醒来的病人一杯温水。他赶忙放开了已经被握的汗涔涔的纤瘦手腕,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攥疼了她,匆忙跑着去准备了一杯水回来。


这完全不是一个英国绅士的行为——他没有询问是否冒昧就顺着Tina后颈留下的空隙把自己的手臂穿了过去,然后稳稳地撑起她的上半身好叫刚醒来的人能靠到自己肩膀上。Newt小心翼翼地把杯子凑到仍旧没什么血色的唇边,他的手指颤抖,脑子里依然乱糟糟的不知道水温是否足够柔和喂下去的速度是否合适,他有些僵硬地进行着这个动作,直到听到Tina用牙齿轻咬杯沿的清脆声响——这毫无疑问是非常可爱的,也是他几乎没见过的样子,这令Newt感到心跳加快不知所措,然后有些慌乱地把杯子放回了桌子上。


他没有让Tina靠回去,醒来的过程太艰难,他甚至自私地希望Tina能不要那么快又睡回去,于是稍微调整了自己的姿势好让她能够舒服一些靠在自己身上。他想了很多话要说,比如她现在感觉是否还痛苦,需不需要吃一点东西,或者更多安抚性质的话语。可Newt知道自己一向都不善言辞,他可以对着一窝嗷嗷待哺的鸟蛇说妈妈在这,但是怀里均匀呼吸着的Tina却让他不知所措。他只能让这沉默继续,一边绞尽脑汁地想,然后轻柔地握着Tina修长的手指。


刚刚醒来让意识聚集并不容易,尤其是在遭受了无法计数的折磨之后,Tina花去了一些时间让自己彻底醒来,手心传来的感觉不是妹妹软乎乎的指尖——那是一只宽厚且布满老茧和伤疤的手,她几乎一下就反应过来是谁,在难以置信的恍惚里看到了低着头的Newt。他似乎极力忍耐着什么,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Tina看着他颤抖的嘴唇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可无论是什么对于她来说都是巨大的惊喜,这种感觉让她觉得痛楚减轻甚至感受不到,眉眼漫上温柔。


她靠在Newt怀里仍旧觉得依然身处梦境,长久的梦魇让她有些分不清现实,也许这只是穿插在痛苦里的短小欢愉,很快她又会堕入黑暗,但是无论如何这个肩膀总会让她安心,让她微微合着眼放松下来。Tina感到Newt有些焦躁地握住了她的手指,她忍不住轻笑发出了几个小小的气音,然后感受着贴着后背的肩膀逐渐平息,青年挪了挪自己的手握紧了自己的,额头靠着胸口的热度逐渐升温。


“我接住你了,Tina。”


雨季消退,日光暖浅,Tina知道自己终于走出漫长梦魇,落到了久别的怀抱。




 

//////////

 

啊睡美人这就醒来啦~

 

圣诞快乐喔盆友们~

  

 

评论(11)
热度(74)
  1. AlecNights李四 转载了此文字
© 李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