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叭叭叭叭

青山 下


佟莉想起来张天德好像还有个遗物在自己这里时已经是她攒够第三个假期的当口,顾顺坐在门口给他莉姐装包,然后看着她举着个明晃晃的项圈脸色不好看的走出来。


那玩意儿一看就不是佟莉的风格,顾顺一边把拉链拉好一边对她手里的东西努了努嘴:“莉姐那是啥?你的?”


佟莉摇了摇头:“石头的,当时给他收拾东西的时候落在我这了。”


狙击手很识相的闭了嘴。张天德这块逆鳞别说现在顶了杨锐位置的徐宏,就是舰长和佟莉谈话的时候都只字不提,他还想多活几年,可佟莉一说他就忍不住想起那天通讯频道里她撕心裂肺的快点。


其实顾顺从陆琛那里知道了不少小道消息,到现在他只觉得那感觉分外熟悉——就是过去他刚摸枪不久距离靶心偏移了那么一小点点,最后都只能从头来过。


可现在佟莉又上哪从头来过?


于是等到佟莉走了顾顺和她挥了挥手,他只能想佟莉这么拼命的攒假期往按上跑只为了探望烈士遗属,大概就是她从头来过的法子。


顾顺想起她把东西收起来的时候撇了撇嘴:“什么保平安的迷信东西,哪管用。”


去烟台的火车上佟莉没忍住拿出来项圈又看了看,这个小东西像是一把锁让她把过去训练的细节都想起来:张天德好像说他从小走哪都带着,那怎么之前查寝都没事单单那次跑来让她藏?


她啐了一口把项圈收起来,他故意没说又知道自己是个忘性大的,塞在角落的项圈落了灰到现在才见了光,张天德个傻子怎么突然就聪明了?


佟莉又想了一会儿突然就觉得口里苦,确实是她错了这东西是管用,管用到结果就是张天德把自己一条命过给她撒了手沉到海里去了。


既然是遗物总要交给他家里的好,这理由总归比上一次她胡驺的顺路来看看说得过去,等姑娘敲开了门屋里却探出个她不认识的人来,怎么问都说和烈士挂不到边。


佟莉急的浑身颤抖,她学习实践了这么多年的侦查技能到这时候还不如狗鼻子,门口的保安大叔看这寸头姑娘眼熟好心说了一句,张天德一家都搬走了。


机枪手愣在当场,她握着拳头想了好一会儿颤巍巍的开口去问搬去了哪,答案自然是不知道,他们一家走的彻底什么都没留下,她手机里的电话也没了效用。


回到舰上的佟莉失魂落魄的训练都去不了,徐宏正忙着给一队挑人的事宜:李懂去了狙击手训练营,杨锐干了文职,陆琛罗星都家里蹲,他分不开心管她于是就让顾顺去劝。


狙击手硬着头皮坐到佟莉身边,她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去看一望无际的海面:“你说他们家怎么就搬走了?走了也好......但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


顾顺想着心病不能拖梗着脖子也得说:“莉姐,我觉得他们就是为了避开你才搬家的。”


“你想啊,人家好容易花了这么久假装把石头牺牲这事儿忘了,石头哥他弟和他还挺像老两口也不算老无所依,人家好容易这么过,你也出现不就又想起来了不是。”


佟莉双眼无神的握着项圈:“可我是好心......”


“知道你是好心所以才没拒绝你呀,人家为什么搬了还不是怕你找来又不想叫你觉得心寒?莉姐,这事儿他们想通了想放过自己,你干嘛还攥着?”


她听着顾顺说的有理,拼命攒假期也好往死里训练也罢,她攥了这么多年无非是想着她总不能放他走,可摊开手张天德连一缕魂都没留下,不过是她自己太用力掐进肉里鲜血淋漓。


但佟莉又想东西毕竟是张天德的她总是要还,等她攒够了下个假期就去还。于是等她再上岸的时候已经是因为受伤再也端不动机枪退伍的时候,顾顺拍了拍她的肩膀:“莉姐你别去山东了,那苹果太甜齁的慌。”


甜多好啊,她想,山东的苹果那么甜才能养出那么嗜甜的人。


佟莉还是去了张天德的旧家,所谓的他家后山也就几公里远的距离,爬到山腰就找到了那座庙宇,她把东西拿给寺里的僧人看,青山之中掠过了一阵风掀起了灰色的袈裟。


她听到那僧人问她这项圈的所有者可还有什么未了的愿望,佟莉想了想张天德既然把东西放在自己这里都这么久那现在便是她的了。


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无关她作为蛟龙的身份佟莉一向不信鬼神,她终其一生都将是一个唯物主义的军人,可现在她却渺茫的希望着世上有个地方真的是张天德的栖身之所,不是海底的细沙也不是沙漠的黄土,他在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想见他。“


她没有什么愿望。她很想再见他一面。

 

 


评论(6)
热度(37)
© 李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