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叭叭叭叭

RPS二号

*机枪组RPS脑洞Again 机枪组RPS脑洞Again 机枪组RPS脑洞Again

*我还没醒!让我再梦一会儿!

*接受不了的不要进来啦拜托!





 

杀青戏拍完王雨甜只觉得自己退了一层皮。

从枪伤在脸上画好的那一刻开始张天德才算终于从感同身受蜕变为完整融合,脸部的血包炸开受伤的是他,在阳台边缘举起十几斤的机枪是他,最后一颗子弹射穿的喉咙也是他。

梦里的场景在风沙小楼中翻过很多,王雨甜醒来只记得他站在一旁看着机枪手弯出一个憨厚可爱的笑容对他挥挥手,然后端起一挺机枪没入滚滚的黄沙。

温热粘稠的感觉仿佛仍旧停留在耳畔和脸颊,他抬手摸了摸脖子,曾经那里有一个淋漓而狰狞的血窟窿,现在手掌的触感平整光滑——他还活着,而战士已经远去。

真的是自己不够专业,杀青宴的前夜满脑子仍是平复不能的慨叹,他想起蒋璐霞搂着自己脖子全数落在额头和耳边的眼泪又一阵阵烧心。

搭档足够专业情感切换也会更加迅速而流畅,明天问问小霞说不定就好了。

 

结果是晚饭时姑娘的表现更令他担忧。

狙击组的两个在全剧最大工程救人质的戏码拍完之后给所有人准备了新品菜式,尹昉也难得松口可以先吃一点一点往上上菜也不碍事,蛟龙一队的几个一听几乎感动得痛哭流涕,郭嘉豪从麦亨利手里抢过一个羊腿大口咬了上去。

而蒋璐霞看着却和这一切格格不入,平日里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姑娘只噙着笑容端着酒杯,有人来便一饮而尽无人来便自己坐着,人数庞大的聚餐现场一片混乱她却丝毫不受影响地待在座位上,仿佛一切热闹玩笑感动分别都与她无关。

男模忧心忡忡地走过去拍她肩膀询问情况,搭档抬头看着他眼底有明显的震动,接着就撞开王雨甜高大的身躯冲了出去。

没反应过来的人慌了神一时间也不知道追还是不追,杜江给手足无措的王雨甜打了个手势俩人碰了头。

“小霞今晚喝了可有七八杯了,这酒上头,你去看看。”

“好嘞,谢谢江哥。”

王雨甜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谢谢,可两条腿速度比脑子快,人已经闪来躲去穿过大厅往前赶,出了门夜半的寒冷让穿了外套的他都直打哆嗦,结果蒋璐霞倒好举着杯子晃晃悠悠一件短袖地四处溜达。

 

蒋璐霞没搞懂自己怎么就在看到王雨甜的瞬间脚底抹油冲了出去,现在冷风一吹不仅没把酒气吹散反倒是冻的她脑子也迷糊了。

入行十年的老手却基本没拍过什么深刻的感情戏,刚接了红海就是一场生离死别的暗恋,她想起那天自己抬手时漏出指缝的血液,如今回忆居然热度滚烫烧的她霎时就痛的掉泪。

武术学校毕业的蒋璐霞天不怕地不怕,胳膊折了脚断了从来没喊过一句疼,只有年代久远的一次烫伤令她记到现在,暴露在外的皮肤翻卷叫嚣着变红表皮涨大,鼓起之后的剥落更是带着十指连心的痛感。

许久没经历了,自然想不到那天即使戴着手套掌中也仍有烫伤的错觉。

王雨甜刚去试装的时候她就感叹现在化妆技术实在过硬,也为着男模忍不住的吸溜口水笑得直不起腰,可站到了拍摄现场蒋璐霞没想过那一瞬间她恐惧到几乎窒息。

他在呼吸脖子在冒血一束一束全都落在自己胸口,咬紧了牙关憋住眼泪却在王雨甜挤出昨晚商量敲定的好疼之后泪水奔流,他牺牲了,不在了,这个平日和她玩笑打闹却给予温柔支撑的人在自己掌中长眠于破碎的土楼。

撕心裂肺的痛感咬噬着神经让她在夜里都频频惊醒,甚至衍生出难以分辨的真实与幻觉,蒋璐霞连着两天都分不清自己到底身在何处,前一秒抱着机枪子弹连发,后一秒身在晚宴杯中有酒。

现在她在沙漠深处的漫漫长夜,身后传来掷地有声的呼喊,蒋璐霞回过头男模正边跑边脱衣服嘴里还絮叨着为什么出门都不披一件感冒了可怎么好。

她突然就红了眼圈。

 

姑娘在自己面前痛哭失声是王雨甜没料到的境地,她看着像是被人攥紧了五脏六腑哭得眼泪全糊了自己一手,安慰不是这个天津小伙子的强项,他只能僵硬地握住她的手然后给她顺顺气。

蒋璐霞却泪眼朦胧地抬起头来,伸手抚上那原本横亘着一条伤疤的脸然后哭着开了口。

“你是不是真的啊?”

王雨甜胸腔里一颗心抖得像遭遇了十级地震烫得像喷薄的火山。

他把姑娘紧紧按到怀里,用着揉入骨血的力量箍着她的腰,然后抓起蒋璐霞软绵绵的一只手放到自己的脖颈处。

“我是真的,你别怕,我陪着你。”

因为端枪而磨到变形的手在他原本化妆的伤口处摸了又掐,王雨甜听着怀里的哭音终于渐小平复,姑娘也松开他然后绕到自己背后用力收紧。

她也没走出来,她也摆脱不了,她也和我一样。

沙漠夜里的温度很低,王雨甜趁着这点凉意悄悄在胸口还迷糊的姑娘额头上落了一个热乎乎的吻。

 

宿醉的感觉不怎么地不过难得睡了一夜好觉蒋璐霞也没想着早起,扭身准备拽拽被子接着睡结果用力才发现是条结实的手臂。

她脑子里炸开一声:什么情况??

而当衣着完整的王雨甜给她讲述昨夜自己是如何张开手脚都把人抱了个死紧睡了还不撒手以后,蒋璐霞选择保持沉默,还能咋说呢到底是你没理在先啊。

“所以你该不会啥都忘了吧?”

男模抱着枕头小心翼翼地凑过来,姑娘皱着鼻子不屑地哼了一声瞥他一眼刀。

“我又不傻当然没忘。”

俩人挨得很近手上在脑后一压就能碰到一起,蒋璐霞扣着王雨甜的脖子送上嘴唇,顺着他愣神时微张的嘴角溜进去亲昵地卷住他的舌。

昨晚喝多了还真是酒壮怂人胆,那会儿强吻揪的是哪里来着?领口?

随便吧,她闭着眼睛想,这时候王雨甜正搂着自己的后腰和脊背人都要给自己压回床里。

反正是到手就到手了四个月不亏,在意什么细节哦。

 


评论(6)
热度(33)
© 李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