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叭叭叭叭

【红海行动】我没有温柔,唯独有这点英勇(主佟莉)ch3

接着屯这章超棒的

爬墙存粮专用仓:

ch1-ch2




 



  • 短篇合集,主要用来苏大莉莉


  • 吐便当,全员存活,轻松日常向


  • CP按官方设定来,主机枪组,有一点狙击组





Chap.3 旧事


李懂目不斜视地翻阅着手上的军事杂志。


“哎哟喂……啊啊啊……”


放下杂志,忍了一晚上的观察员终于开口,“你能不能别嚎了?”


顾顺给了他一个委屈巴巴的眼神,“你让佟莉摔一下午试试?”


李懂把杂志卷成筒状往他赤裸后背的一块淤青狠狠戳下去,成功换来一声惨叫,“你以为我们一队训练场的地板为啥那么光滑?”


“啥意思?”


“我们每个人都被莉姐按在地板上摩擦过”,李懂继续戳戳戳,“你还拿她是女孩子说事儿,她揍你算轻的了”。


顾顺开始认真地思考起自己在一队的生存前景,直到张天德的敲门声打断了他。


机枪手给他带了瓶药酒,说是跌打损伤特别管用。


顾顺心灰意冷,自己酷炫狂拽吊炸天的人设都被佟莉摔得稀碎,还是在某人面前,这打击有点大。张天德想安慰一下他,“你别介意,佟莉不是针对你,我们所有人在她眼里都是辣鸡”。


顾顺不想理他,默默地擦上药酒揉散淤血。


张天德有些无奈,“你不会真生气吧,她真不是故意的,我代她道个歉?”


顾顺当然不是真生气,主要还是懊恼在李懂面前丢了面子,听张天德这话也是觉得好笑,下意识就回了句,“你凭啥代她道歉啊,佟莉又不是你老婆”。


然后他就看见张天德从脖子根儿一直烧红到头顶,他一巴掌拍到顾顺后颈上,“胡说什么呢!”


狙击手差点被他拍成脑震荡,很显然张天德是充分考虑过他后半句话的,只是目前还欠缺实现的条件。


李懂被顾顺龇牙咧嘴的表情娱乐了,凑过来问张天德,“石头,你还没表白啊?”


张天德愣了愣,挠着头说:“我……想说来着,但没找着合适的机会”。


“你想要什么机会,直接说不就完了?”


“所以说你不懂了吧”,顾顺整条手臂搭到李懂肩上,凑近他的脸,“表白必须好好规划,环境、气氛都得到位,说什么、怎么说要提前练习,才能把女孩子快狠准地拿下。”


李懂微笑着看他,“看来你是拿下过很多女孩子嘛”。


求生欲让顾顺转移话题,他对张天德能憋那么久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你也是神了,跟她朝夕相对那么多年,怎么憋得住的?”我连一个月都憋不下来,顾顺心里小声逼逼。


一米九的大个子愁眉深锁,“越靠近越不敢惊动,越想要越得忍住”,张天德想起最近跟佟莉每一次的视线交汇,他总是先回避的那个,然后感受到姑娘眼中的怒火快要把他背后烧出个洞。


张天德怀疑佟莉知道了什么,用铁臂拷问了陆琛好几次,军医用一辈子脱不了单来保证绝对没有向佟莉泄露他纯纯的暗恋。他心乱如麻,晚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想着佟莉那直勾勾的眼神,每每在脑海里打出长长的告白腹稿又删掉。


“爱上自己搭档的感觉你是不会明白的”,张天德拍了拍顾顺的肩,深沉地表示。


狙击手一听这话,炸了,“谁说我不懂!你等着,不帮你拿下佟莉,老子从此封枪退役!”


张天德被震住了,李懂把被子往头上一盖,假装没听到。






杨锐一脸肃穆地看着一屋子男人,清了清嗓子开口,“今天会议主题是张天德同志的告白作战计划”。


所有人热切地围拢在桌子前,像七姑八姨讨论隔壁大侄子婚事一样积极发表意见,主角之一张天德同志被挡在外围。


张天德想说句话,“我觉得……”


“我觉得必须有浪漫的气氛”,顾顺捶了一下桌子,强调道:“把甲板好好布置一番,弄点气球、焰火啥的。”


“舰上不准放焰火”,杨锐毫不留情地否决了。


“甲板上不合适吧,我寻思着得弄个视频啥的,把他俩照片一顿放”,刚出院的罗星错过了红海任务这个大项目,正在努力跟上队友的感情进度。


“舰上物资毕竟有限”,徐宏提出现实问题,“但花还是要有的”。


张天德换了个位置想切入讨论圈,“我觉得……”,然后被陆琛挤开。


“队长不是有种菜吗,贡献几盘当花用吧,我那天路过看到开花了”,陆琛不会放过薅队长羊毛这等好事。


杨锐皱着眉头思考片刻,大义凛然地宣布:“行吧,我那几茬韭菜就割了吧”。


张天德垂死挣扎地嚷了一句:“我觉得你们这样佟莉会……”


“哎呀,我们这讨论正事儿呢,你捣啥乱”,陆琛冲张天德厉声说。


张天德:?!


“乖,边上玩去,走走走”,陆琛塞给张天德一颗糖,趁着他愣神之际一把推出寝室,干脆利落的甩上门。


张天德:???






张天德觉得他们一队太魔幻了,正常人做不出商讨告白方案时把实施人员挡在门外这种骚操作。


他满腔悲愤地闷头往训练场走,打算给自己加练,眼不见为净。路过篮球场时,听到咚咚咚的运球声,张天德奇道,大晚上地谁跑来打球?


佟莉站在三分线外,手一扬投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可惜球重重地砸在篮筐前沿,弹回了前场。女兵烦躁地啧了一声,重新控球回到三分线外,再次起跳射篮。


张天德凝视她的背影,想起她一年前还不怎么会打篮球。去年开始,舰上搞篮球赛,恰巧碰上一队杨锐、徐宏外出开会,庄羽刚进队不久,跟大家配合不够默契,原本作为板凳队员的佟莉硬着头皮顶上控卫的位置。人高马大的二队一见他们练球就开嘲讽,气得陆琛老跟他们嚷嚷,有种跟我们佟莉比格斗,人168照样能把你丫摔脱臼。


佟莉倒是没吭声,咬着牙密集训练了三个月,每天常规训练完后就把张天德拉到篮球场,往死里练运球、传球和投篮。不管陪她做什么,张天德都甘之如饴,他只是心疼,这姑娘为了证明自己不比任何人弱,总是要比别人多付出好几倍的努力。


篮球划破空气,从篮筐中心穿过,佟莉握了握拳,低喝了一声给自己鼓劲。张天德静静地看着她,脸上泛起温柔的笑意。


他在医院躺了那么久,都快忘了今年的篮球赛又快要开打了。去年他们拼了老命也只拿了第三,但好歹没输给二队,杨锐满意得不行,只有佟莉还不满足,把季军奖牌随手往衣柜里一塞,一双黑白分明,眼底仿佛燃着火焰的眼睛盯着张天德,“我们明年一定要拿第一!”


在张天德重伤昏迷的混沌中,他虚无的意识里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这双眼睛,幽深的黑眸里尽是旺盛的生命力和不熄的斗志,经过那么多年残酷的磨砺,都未曾黯淡分毫,始终一如他们第一次见面那么明亮。






张天德和佟莉第一次见面不是在蛟龙。从部队被选上来之后,他们还得经过为期三个月的训练营考核,这是最后一次淘汰,通过了才算真正成为蛟龙。


张天德第一天入营就非常兴奋。他的体能、射击、格斗,技战术各个项目在小地方的部队里都几乎没有对手,看到这个训练营的战友,整体素质远高出部队一大截,他就血脉偾张,跃跃欲试。


第一天训练他感觉强度还行,短暂的休息时间里心态也比较放松地和战友聊天。有人提醒他,这次营里选了好几个女兵,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蛟龙教官的魔鬼训练。马上就有另一个人调笑道,听说这次蛟龙要选起码一个女兵做做样子,要是都熬不住,最后可以用两套考核标准嘛,反正到时在舰上女兵多了对我们来说也是福利。


张天德闻言忍不住皱眉,他既不能接受不平等的考核标准,也不认同女兵是男兵福利的说法。他扫视了一眼,果然看到一个很秀气漂亮的女兵靠墙站着,身边一个又高又壮的男兵,手撑在她耳后的墙壁上,以一种让人不舒服的姿势跟女战友搭话,那架势和语气,一看就是个兵油子。


“诶,你几岁啦?你皮肤那么白,晒黑了可怎么办哦”,那人一脸惋惜地摇摇头,女孩显然不想搭理他,紧紧抿着唇不吭声。


“你说你们女孩子,那么辛苦考蛟龙有什么意思,到时磕磕碰碰不小心留了个疤可怎么嫁人?”见女孩不理人,那人得寸进尺,说话越来越油腻,“要我说,你们女兵搞搞技术就挺好,冲锋陷阵就该我们男人来,女孩子啊还是得会做饭洗衣服做家务”。


那女孩子涨红了脸,握紧了拳头,张天德看得挺气愤,两三步上前想劝阻一下那人,忽闻一个清亮的女声插了一句。


“老胡,你怎么还是那么能逼逼”,一个女兵坐在栏杆上,背着光看不清脸,但语气是毫不掩饰的嘲讽,“你那么关心女人会不会做饭,是不是回家还得你妈给你喂饭擦口水啊,巨婴?”


围观的吃瓜群众顿时哄堂大笑,被叫老胡的那人扭头一看,脸上的表情马上有点扭曲,他梗了几秒才回应,“佟莉,你不用那么嚣张,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熬过这个训练营考核”,他冷哼一声,补充道:“你们女兵也是赶上好时候了,现在啥都讲究个男女平等,搁几年前,你们哪有资格考特种部队”。


那女兵闻言跳下栏杆走上前来,阳光照亮了她的脸。她留着很短的寸头,小麦肤色,英气飞扬的剑眉,俊挺的鼻梁薄嘴唇,一双亮如夜星的眼睛闪烁着冷冽的光。


“你或许脑子糊屎太久,脑筋都不清醒了,容我提醒你”,她站在老胡面前,无所畏惧地仰头直视高她两个头的男人,清晰有力地告诉他,“我站在这里,不是因为蛟龙需要几个女兵来彰显性别平等,而是因为我在选拨中结结实实地干翻了你那群所谓的兄弟”。


她眯了眯眼,继续挑衅道:“你的下铺,跟你同一天入伍的好兄弟,他跟你说了吗?我把他掐晕前,他吓得尿裤子了,你入营之前,他有给你准备纸尿裤吗?”


老胡气得嘴唇直抖,一把抓住眼前女兵的衣领骂道:“艹尼玛,佟莉……”


“干什么!”张天德正想上前阻止他动粗,他们的副教官及时出现喝了一声,在杨锐的瞪视下,老胡忿忿不平地松了手。


“我警告你们,私下斗殴立刻淘汰”,杨锐严厉地说,“看来训练强度是太弱了,你们还有力气在这吵架”。


老胡不敢作声,凶狠地瞪了佟莉一眼,向她做了个“你等着”的口型,配上个刀抹脖子的手势,转身走了。佟莉连个白眼都不稀得给他,也准备离开,却被杨锐叫住了。


“佟莉,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不是靠打嘴仗,而是靠战场上硬实力”。


叫佟莉的女兵站得笔直,声音响亮清晰地回答:“报告教官,不管是打嘴仗还是真打仗,我都不会输!”


“噗呲……”张天德忍不住笑出声来,换得那女孩狠狠剜了他一眼。这一眼看得张天德有点慌,连忙解释:“不是,我不是笑你……”


女孩又白了他一眼,向杨锐敬了个礼转身就走。张天德心慌意乱地,莫不是第一次见面就被讨厌了吧。


杨锐看着这两个他相当看好,早早就跟高云打过招呼,打算过了考核就招进一队的兵,无奈地摇摇头,这恐怕是他带过最难搞的一届。






训练进程过半,张天德逐渐开始感到吃力,而整个训练营已经有三分之一的士兵放弃,提前退出了最后的选拨。本来人数就少的女兵,更是只剩下三个,佟莉是其中一个。


事实上,佟莉在所有项目上的成绩都排名前列,杨锐对她非常满意,但看她不顺眼的男兵也不在少数。某次负重障碍穿越,第一个完成的张天德看到佟莉所在分队的男战友偷偷给她下绊子。当时佟莉蹲在墙角给队友做人梯翻墙,最后一个过去的队友本应该把她拉过去,但那人拉到一半突然松手,佟莉重重地摔在地上,那人还假模假样地辩解是手滑。结果,佟莉是最后一名,一切看在眼里的杨锐罚他们全队负重二十公里。队里其他人还哀嚎着不公平,佟莉已经迈开脚步跑起来,张天德看着她相对瘦弱的身型跑在最前面,心中泛起一股酸涩,同时还有难以按捺的愤怒。


放饭时,张天德找到佟莉的位置,也不管她对面有没有人就一屁股坐下。


佟莉在快速吃饭的间隙里抬眼看他,“有事?”


张天德不知道怎么开口,直觉告诉他,只要表现出一丝怜惜和同情就会被眼前这人一顿狠削。


“这不公平”,张天德想了一会只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不公平?”佟莉不解地皱眉。


“他们对你”,张天德说。


佟莉扒饭的手顿了一下,张天德才留意到她手臂上新添了一大块淤青。


“你叫张天德?你是第一天当兵?还是说你作为男人以前没见识过什么叫不公平?”


“我……”


“如果你以前没见识过,欢迎来到女兵的世界”,佟莉面无表情地吃下最后一口食物,“起码有一样东西对所有人都公平,那就是成绩”。


张天德被她夹枪带棍一顿抢白,不禁也来气,“我只是替你抱不平,你为什么要这样?”


佟莉双臂抱在胸前,冷淡地说:“我不需要别人替我抱不平,管好你自己就行”。


张天德没见过脾气这么冲的女孩,他本来就不是能言善辩的人,现在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佟莉见他不说话,收拾餐盘准备离开。


“我只是希望你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们那样,我从来没有瞧不起女兵”,张天德看着佟莉的眼睛说:“我觉得你可以试着信任别人,没必要那么有攻击性,也没必要那么逞强……”


佟莉挑起一边眉毛,语气比刚才平缓了一些,“你觉得我在逞强?”她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好看得让张天德晃了一下神,“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有逞强,我就是很强。比这里大多数人强”,顿了一下,她最后补充,“跟你一样强”。


张天德感觉自己心跳突然加速,愣愣地看着她端起餐盘站起来,平静地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我们现在是竞争对手,等你真正成了我的队友,我们再来谈信任的问题”。


张天德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饭都忘了吃,他给他们这场对话总结了一个错误的重点:


“她觉得我很强”。






训练营到了尾声,他们迎来了各种最终考核。


张天德撂倒了他最后一个对手,高云宣布他通过,成绩优秀,他知道他一只脚已经踏进蛟龙大队了。


他看向佟莉,她依然没什么表情,安静地坐着等待上场。


“下一组,佟莉、胡冲”,高云瞥了佟莉一眼,眼神中似有一丝期待。


胡冲就是入营第一天跟佟莉发生冲突那个老兵油子,张天德虽然讨厌他的为人,但不得不承认他的能力还不错。他比张天德还要高壮,入营以来所有搏击训练中都是典型的力量+体型压制型选手,佟莉这种放一般姑娘里算强壮健美的体型,现在站在他面前简直像个未成年的小女孩。


旁边的人捅捅他,“佟莉惨了”。


张天德对佟莉的技术还是很有信心,他看过她在对战中使用各种擒拿术和柔术,充满灵性和智慧,每每能以小博大,举重若轻。“我觉得佟莉会赢!”


“不是说佟莉不行,而是这家伙出招太狠毒了。小刘你记得吧,前两天退的,就是被他在训练里踢断了三根肋骨。佟莉还得罪过他,不管谁赢,佟莉肯定得脱层皮”,那人煞有介事地跟张天德解释一番,让他的心瞬间揪了起来,场上两人已经开始,胡冲拳拳致命,每一击都直冲佟莉门面而去,张天德放在膝盖上的拳头握得咔咔作响。


“战场上,敌人只会比你的队友狠毒百倍”,杨锐坐在张天德另一边,一直注视着场上的情况,他看了张天德紧握的拳头一眼,“佟莉如果进了蛟龙,以后肯定需要面对比这更凶险的情况”。


胡冲显然知道佟莉的柔术厉害,一直跟她保持距离,不让她贴近拿到位置,同时利用身形优势,长拳直冲,佟莉格挡了几次,还是被他多次击中,眉骨、鼻子开始淌血。被一记扫踢正中侧脸后,佟莉倒在地上,胡冲马上上前抓住她的后颈往地板上重重一磕,佟莉受伤的鼻子顿时血流如注。两个女兵侧过脸不忍再看,张天德胸腔热流沸腾快要爆炸,他无法忍受地要站起来,却被杨锐死死按住。


“你给我好好看着!”


就在胡冲准备继续把佟莉的头往地板上磕时,她突然一个侧身圈住他的前臂,压住他的肘关节,然后果断迅猛地用力反折,一声惨叫响彻训练场的上空。胡冲甩开她,下意识低头察看自己的手臂,佟莉乘机冲上去,像只迅猛龙跳到霸王龙背上一样,双腿紧锁横挂在胡冲背部。一米九几的大个子被重重地摔在地上,他触地的刹那就知道完了,佟莉利落地拿到他的后背,肘关节卡在他下颌处,形成一个标准的裸绞。5秒后,胡冲被锁得眼球充血,青筋爆现,直接晕厥过去。


全场安静,反转发生得太快,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张天德只听到他身边几个男兵困难地咽口水的声音。


佟莉松开双臂,胡冲像死了一样瘫在她身上,她像拨开什么脏东西似的推开他站起来。她还流着血,却只抬手随意一抹脸,一口血沫吐到地上瘫软的生物身上。


高云冲她不赞同地摇摇头,但却用非常高亢的声音宣布:“佟莉通过,成绩优秀”。


现场仍然安静,只那两个已经被淘汰的女兵站起来鼓掌,随后其他人也开始鼓起掌来。佟莉面容平静,抬起手跟两个女兵击了掌。


张天德没有鼓掌,他的心跳已经难以控制,气血直往脑部翻涌,他喉头干渴,视线无法离开刚获得胜利的姑娘一秒。


姑娘的t恤在格斗中被扯裂了,露出运动内衣、整个臂膀和一小片肩背。她的皮肤是被太阳亲吻过的色泽,汗水缀在这片蜜色上,亮得耀眼;经过刻苦锻炼的肌理在粗重的呼吸下伸缩起伏,充满野性的美感。她仍喘着粗气,双眸犹带战意,像只刚结束捕猎的豹子。


一股原始的冲动和欲望在下腹部沸腾,张天德暗戳戳地变换坐姿,毕竟要是被人发现他看一场专业格斗看硬了,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仿佛是感应到他灼热的视线,佟莉转头瞪了他一眼,眼神中似乎带了点难以察觉的嗔怒,瞪得张天德半边身子酥软。


佟莉向高云打报告去换衣服,获批后迅速离开,张天德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杨锐在他耳边各种分析佟莉的意识如何优秀、技战术如何纯熟,他一概听不到了。


当天晚上,张天德乱梦纷纭,梦里全是姑娘的背肌和肱二头肌,还有那双熠熠生辉,闪烁着斗志和勇气的眸子。第二天早上醒来,他绝望地发现自己的内裤湿了。就像处于被柔术高手一个横挂摔倒在地马上要被绞死的瞬间,张天德深刻地意识到,他完了。






训练营结束,佟莉是唯一通过考核进入蛟龙大队的女兵。


高云在做总结讲话时,特意强调,“你们每一个人站在这里,都经历过最严酷的训练,最严苛的考核。所有人,不管你是男是女,都是一个标准,没有例外,没有特权。将来,你们上了战场也是一样,敌人和子弹不会管你姓甚名谁,什么性别,只有强者才能活下来!”


佟莉去跟两个被淘汰的女兵告别,张天德远远看着。


他觉得这个姑娘真是没话说,她在女性里是万里挑一的强,但她从来没把自己跟其他女兵分化开来,整个特训期间她一直竭尽所能帮助其他女战友。这些女兵虽然被淘汰了,但她们会带着佟莉的故事回去,激励更多的女孩。


她一定是打从心底里为自己是个女兵而骄傲,张天德想。


三个姑娘紧紧相拥,那个白皙漂亮的女兵看着佟莉说:“你在蛟龙等我,终有一天我会考进来”。


佟莉拭去姑娘眼角的泪,露出一个张天德从来没见过的温柔笑容,“好,我等你”。


他看着她挥别战友,流露出难得一见的脆弱和感性,不禁对这些女战友心生羡慕。但不好意思,以后站在她身边,跟她并肩作战的,是我。思及此,张天德又心神一凛。


佟莉送走战友后转身走来,她穿着成套的白色海军制服走到他面前,出乎意料地对他露出笑脸,卸下防备的她面容都变得柔美起来。


“以后我们就是队友了”,她仰着脸看他。


他想起她之前说过的话,“那……我们可以谈谈信任的问题?”


佟莉大笑,朝他伸出拳头。


一大一小两只拳头在落日余晖中碰在了一起。




Note:


1、这章本来是告白,但一不小心写太长,告白只能下一章了。


2、王雨甜采访提到机枪组在进蛟龙之前就认识,可能是部队里或者训练营里,于是开了这个脑洞。不过这样算下来,这哥们得暗恋了多少年……


3、被队友下绊子的情节借鉴Ridley Scott电影G.I.Jane其中一个细节,为免引起误会,特此说明。



评论
热度(286)
  1. 李四爬墙存粮专用仓 转载了此文字
    接着屯这章超棒的
© 李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