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叭叭叭叭

【红海行动】我没有温柔,唯独有这点英勇(主佟莉)ch4

嗷嗷嗷

爬墙存粮专用仓:

ch1-ch2


ch3





  • 短篇合集,主要用来苏大莉莉


  • 吐便当,全员存活,轻松日常向


  • 主机枪组,有一点点顺懂和后勤组





Chap.4 告白


篮球狠狠地砸在胸口,把张天德从回忆拉回现实。


他从训练营时期就开始暗恋的姑娘叉腰站着,皱眉盯着他。


“你想在那边傻站到什么时候?过来陪我一对一。”


张天德笑得像只大型犬,乖乖走到她面前站好位,两人摆好架势,眼神紧紧锁住对方。


佟莉是个事事要强的女孩,在跟张天德搭档的这些年里,一直憋着鼓劲跟他各种较量。唯一能让她觉得这辈子无论怎样努力都赢不了的大概只有打篮球。据张天德自己说,他上高中时省队就到学校里勾搭过他,如果当年没有参军,他现在可能已经是职业球员了。


佟莉压低重心,一个变速试图从左路突破,刚到篮下一抬手就被张天德跟上,轻松地把球盖下来。佟莉看着皮球慢慢弹离,心中一团好胜的火熊熊燃烧。


张天德会对她傻笑,会对她脸红,会对她关怀备至温言软语,但从不会对她放水。


这让佟莉这么多年来面对他始终保持一以贯之的兴奋。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佟莉都以为张天德从来没把她看作一个女人,而是单纯地把她当搭档,当对手。


她曾经也很满足于这样的关系。


佟莉抢回球权,脚下几个移动,迅速起手投篮,球穿过张天德双臂间的防守空隙应声而入。她得意地握拳欢呼,张天德无奈地看着她笑,还给她鼓鼓掌以示赞赏。对这种类似哄小朋友的举动,佟莉向来不屑,但又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暗忖今天状态不错,你张天德就是能进国家队,老娘今天也要打趴你。


然后接下来将近十分钟,张天德都没再让她拿到一分。


佟莉干瞪着眼看张天德灌了个篮后嚣张又滑稽地来了几下太空步,他撩起上衣往脸上胡乱抹了几把,汗水滑过块垒分明的腹肌,沿着清晰的沟壑没入裤腰内。佟莉看得脸上发热,不自在地移开目光。


虽然张天德的腹肌她怕是看了无数次,但每次剧烈运动后满布汗水、肆无忌惮地散发着荷尔蒙气息的健美躯体总是能带来很大的冲击。以前,她光明磊落,看得理直气壮,一边欣赏一边腹诽为啥自己拼了老命都练不出这种效果。现在,她心里有鬼。


张天德看她僵着脸拄在那儿,赶紧凑到她面前俯身问她:“累了?”


佟莉顺手抄走他手上的球,“我可不是在医院躺了三个月的那个人。别忘了我们今年的目标,干死二队!”


“今年目标不是拿冠军吗?”张天德小声嘀咕,果然还是记仇的吧……


“你可悠着点吧,去年最后10秒逆转二队,他们都有阴影了”,嘴上劝着,张天德还是兢兢业业地给她捡球、传球练三分,“今年肯定再不敢笑话你了”。


佟莉跟个投篮机似的一顿猛投,好一会才停下来在喘口气的间隙调侃他,“最后逆转那球好像是你进的吧,要有阴影那也是对你”。






去年赛前两队气氛剑拔弩张,二队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对一队各种开嘲讽,从佟莉的身高技术到陆琛是防守黑洞,从李懂的身体对抗到张天德……噢他们唯一嘲不起的就是张天德。


佟莉比赛前一晚心事重重,突击训练虽然颇有成效但还是担心会拖全队后腿。张天德把手伸到她面前打了两个响指,“想啥呢?”


她紧抿着唇不说话,张天德马上就明白她在烦什么,伸手往她的寸头上呼噜了一把,又捧着她脑袋一阵摇晃,差点没让她一个擒拿反制把手臂给掰脱臼。


“我说你这女同志心事咋那么重呢?又不是你一个人对二队全队,这不还有我嘛”,张天德把自己的手臂抢救出来,“打球跟我们上战场一样的知道不?你对位打不赢也没关系啊,我可以给你做挡拆,可以给你打掩护,把你的每个传球都变成助攻。反正无论在哪里,我都会守着你的后背”,说着还往她背上拍了一把。


张天德说得跟吃饭给她夹菜那么平常,但这话听在佟莉耳中却有种别有深意的郑重和超越战友情谊的亲昵。佟莉怀疑自己是不是空窗太久了,竟然因为两句话就对自己耿直木讷的战友牵扯出一些乱七八糟的心思。


这些年来,面对面,他们是势均力敌,互相给予最大尊重的对手;背靠背,他们是充分信任,可以托付后背和生命的搭档。对佟莉来说,这种关系比世间泛泛的情人知己要厚重得多。


如非必要,她不想重新定位他俩的关系。


佟莉把手臂往他肩上用力一搭,大眼瞪小眼严肃地说:“张天德,明天要是干不死二队,你和我,连续一个月,每天加练两小时。”


她的搭档哭丧着脸,眨眨小眼睛,忍辱负重地提议:“要不我再教你几个不容易被裁判发觉的犯规动作?”


事实证明,张天德在犯规操作方面确实很有天分,各种意义上的。


因为嘴炮打得太欢,一二队对战成了整届比赛最大亮点,围观群众比决赛都多。


二队不知道从哪搞来了统一球服,平均海拔一米八以上,气焰相当嚣张。他们用鼻孔看路走进球场时,佟莉的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了。


二队的中锋人不错但是嘴贱,跟张天德关系很好,对他那点小心思一清二楚,成天拿佟莉打趣他,然后看着平日嘴拙的张天德炸毛回怼笑得花枝乱颤。他看佟莉和陆琛在场上热身,张天德还在系鞋带,心思又活络了,跑过去整个人挂在张天德身上。


“阿德啊,放弃吧,赢不了的”,中锋勒着张天德脖子,苦口婆心地说:“你看看我们,你再看看你们。你们陆琛跟个漏勺似的,你们那观察员这小身板一撞就飞,你家佟莉,哦我是说你们佟莉啊,白搭!把自己整得像个男人,练那么狠有啥用,女人还是得像个女人,你可劝她快别逞强了!”


陆琛和李懂一听赶紧合力拦住佟莉,以免比赛还没开始就发生暴力liuxue是件。张天德却非常镇静地甩开他的手,站起来回了一句。


“ 她没有逞强,她本来就很强 ”,他把球传给佟莉,温柔而坚定的眼神跟她对视,“ 她也不需要像个女人或者像个男人,她只需要像她自己。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是佟莉,就能打败你们”。


那中锋目瞪口呆,李懂差点想立正鼓掌,佟莉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就听陆琛夸张地大喊:“ 石头,我要是佟莉,现在已经爱上你了 !”


“你tm胡说八道什么!”佟莉的铁拳狠狠地砸在陆琛后脑勺上,反应大得她自己都觉得可疑。正好裁判示意准备开始比赛,她赶紧转身跑到场上站好位,生怕泄露自己耳根红透的事实。


陆琛还在对张天德嚷嚷“石头太犯规了”、“爱上了,爱上了”之类的骚话,佟莉已经在努力地平复心跳,偷眼看着张天德一头雾水地站到中圈准备开球,好像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佟莉深吸口气对自己说,别想多了,你看他那样,傻得坦坦荡荡,憨得光明正大,像是对谁心怀鬼胎的样子么?


比赛的过程完美诠释了会叫的狗不咬人这句话,二队看着人模狗样,吹得九霄云动,大半场下来跟临急抱佛脚的一队打得平分秋色。张天德和佟莉默契爆表的挡拆一度把他们打懵了,虽然二队确实有高度有力量,架不住一队配合流畅,又快又灵,运气还贼好,在李懂一个动作完全走形的跳投奇迹般命中后,二队心态崩了。


暂停时间里,二队队长提出了一队可能给他们下了降头的合理怀疑,刚刚挨了张天德几个暗戳戳肘击的中锋表示没法打了,全队商议良久得出了一个能把自己的脸打成猪头的方案:死盯佟莉。毕竟一队目前为止大部分的进攻都是以张天德和佟莉的配合作为引擎发起的,防不住张天德,只能向佟莉下手了。中锋同志思及赛后可能会遭到这对机枪手搭档怎样的打击报复,不禁瑟瑟发抖。


打脸方案颇有成效,佟莉一拿球就被两个大个子协防,几乎分不出球来,一队攻势慢了下来。丢了几个关键球后,一队一度落后将近10分,虽然张天德凭着过硬的个人技术连消带打追回了不少,但留给一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最后一个暂停间隙,佟莉看着场外的计时提示,多少有点泄气,就差1分,但最后10秒对方已经拉开死守的阵势,怕是没机会了。张天德从她身后上前,握了握她的手腕,俯身在她耳边说:“还有10秒足够了,信我,能行。”


佟莉抬头看着她的大前锋,汗水把他棱角分明的面容浸湿了,眼神里却满是亢奋和笃定,这张不算英俊的脸此刻竟让她觉得性感迷人。她觉得自己恐怕是疯了,他在她耳边说话留下的热度让她无所适从,在理智接管行动之前,她反手握了握身边那只粗糙厚实的大手,然后迅速松开。


“走吧,结束战斗”,佟莉不知道身后的张天德现在什么表情,她走向球场,盯着篮筐准备完成最后一次进攻。


球在她手里稳稳控住,她放弃在心里读秒,凭借自己的视野和身体本能强行突破,用速度甩掉了第一个防守球员。踏进合理冲撞区的第一步,佟莉没有一刻迟疑地起跳同时起手,对方中锋和大前锋同时在她面前跃起,两堵肉墙完全挡住了她的视线和去路。然后,他们惊悚地看到在滞空的短短一瞬间,佟莉把球换手,一个干净利落的背传,球落到快速走位摆脱防守来到篮下的张天德手中。


张天德原地起跳,带着野兽般的凶蛮和狠厉贡献了一个灌篮,全场安静了一两秒,篮筐还在持续震动,终场哨声响起。


赢了……佟莉还没反应过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就已经席卷全场,她看到张天德兴奋地吼着向她冲过来。


她刚抬起手想跟他击个掌,却突然发现自己双脚腾空,张天德一只手把她拦腰抱了起来,还转了两圈,另一只胳膊在空中挥舞着召唤着更狂躁的欢呼。佟莉在令人眩晕的转圈中下意识地抱住他坚实宽厚的肩膀。


张天德抱得太紧,佟莉感觉到他俩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他高速有力的心跳熨帖着她的胸口,让她的心脏也陷入疯狂失速的律动。


她堂堂一个暴烈机枪手,肱二头肌比小腿还粗的女特种兵,跟个高中少女似的被人单手抱起转圈圈,太tm丢人了。


但她心底最深处有个声音喊着,想要他抱得再紧一点,久一点。


可惜有些人是永远不会放弃凑热闹的乐趣的,把佟莉抱起来转圈这种在其他人眼里无疑等于zisha式袭击的举动吸引了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陆琛作为队友第一个不怕死地凑上去从后面抱住张天德,还一直往他背上蹦:


“ 哇哇哇,我也要抱高高转圈圈!”


然后,蛟龙一队所有人都冲了上来抱成一团,佟莉和张天德被包围在中间。四目相对时,张天德好像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两个人红着脸,错开了视线。


在集体的狂欢和拥抱中,此番隐秘的心事崭露头角,又在拥挤的怀抱里被喧嚣和热闹按下不表。


那时候,两个人都觉得将来还有大把时间让他们说清楚。






明明不过是一年前的事,回忆起来竟恍如隔世。


两人练球累了,坐在球场地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张天德听佟莉大肆嘲笑二队去年赛后有一个月时间在饭堂看到她都躲着走,笑得喘不过气来。看着姑娘运动后神采奕奕的脸,心中突然没由来一阵后怕。


差一点,他就再也见不到这张脸。差一点,他想对她说的话就永远埋在异国的黄沙里。


现在他能跑能跳,能跟心爱的姑娘一起打篮球,以后还能继续跟她一起并肩作战,一句延宕数年的告白要是还吞回肚里,是不是辜负了命运对他手下留情?


看时间不早,佟莉站起来准备回宿舍洗澡休息,她看张天德还呆坐着,便习惯性地向他伸手想拉他一把。


张天德握住了她的手,看着她手腕内侧那片细致白嫩的皮肤,心念电转间一个用力,佟莉便猝不及防地失去平衡,跌进他的怀里。


他双手稳稳地扶住姑娘柔韧的腰身没让她摔着,与他相比可以说是娇小玲珑的女性躯体完美地陷落在他身体与气息形成的牢笼里,佟莉的双手局促地撑在他厚实的胸肌上。


他以为她会打他,但是她没有。


她只是羞恼地瞪着他,然后很快垂下眼,轻轻颤动的睫毛出卖了她的慌乱,似是等待他先采取行动。张天德感觉自己的心跳声早已跳出胸腔,在空荡的场馆上空回响。


他双臂环紧了她的腰,小心翼翼地慢慢靠近,鼻间是姑娘身上淡淡的枪油和火药味,辛辣而具有侵略性。她哪哪儿都跟别的女孩不一样,身上的味道、喜欢的东西、发型和线条、脾气和习性,但这些丝毫不耽误他认为她是全世界最性感火辣的女孩,不耽误他三缄其口爱她那么多年。


“佟莉……”他呢喃她的名字,声线低哑,泄露了欲望和渴求的痕迹。被叫到名字的姑娘抬眼看他,眼里是全然的坦荡无畏。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慢慢缩短,目光一瞬不瞬地纠缠着。张天德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佟莉表露出那么一丝抗拒,他马上放手,从此不敢再冒犯。


但佟莉闭上了眼睛。


张天德人生中第一次感觉自己蒙神眷顾。


只要再靠近一点点,就能结束这场无望的暗恋。


“哇哈哈哈哈哈哈陆琛这什么玩意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庄羽你tm马上还我,听到了没!!”


“《瞄准少女心——真情告白攻略300招》哈哈哈哈,哪里搞来的出土文物哈哈哈哈哈?难怪你到现在还是单身狗!”


差5公分就要吻上的机枪组搭档听到吵闹声同时僵住,庄羽和陆琛打闹着跑进球场的瞬间,佟莉猛地推开张天德站起身,火烧屁股一般撞开进来的两人狂奔出去。


“诶你们怎么也在……唉哟佟莉你谋杀啊,我靠我肩膀是不是脱臼了……”陆琛抱着被佟莉撞痛的肩膀哀嚎,转头看到张天德维持着一个诡异的姿势坐在地上。


“石头,你这是在干嘛?”庄羽伸手在张天德面前晃了晃,担心这位战友真的“石化”了。


张天德像尊佛像一样,茫然的看着佟莉逃跑的方向,又看了他俩一眼,用低沉的、听不出什么情绪的声音问道:


“你们来这干嘛?”


庄羽举起一本书狂笑:“石头你快看,这就是我们陆神医给你策划告白方案的参考文献,哈哈哈哈真情告白攻略哈哈哈……”


“我这是研究失败案例,研究你懂吗!”


“哈哈哈哈……”


张天德沉默地站起来,走到他们中间,两手分别握住两人的后颈,在他俩疑惑而迷茫的眼神中,毫不留情地双臂合拢将两颗脑袋狠狠一磕。


“啊啊啊我操——石头你干嘛啊啊啊好痛……”


“嗷……我的鼻子,我男团爱豆一样的鼻子毁了毁了……”


张天德无视两个额头和鼻子通红,蹲在地上捂脸嗷嗷乱叫的战友,如一具行尸走肉般晃出了场馆。


庄羽真实地被吓到了:“石头这是怎么了?鬼上身了?”


陆琛还揉着鼻子检查有没有流血:“亏你还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军人,胡扯什么怪力乱神的”,他嘶了一声,琢磨了一下,胸有成竹地下结论,“肯定是跟佟莉吵架了。你看,他俩还得靠我们撮合!”


庄羽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心想,靠你的真情告白攻略吗?突然想到什么,又结结巴巴地问:


“你你你刚才是不是亲到我嘴啦?”


“什什什么我我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你tm还我初吻!!”


“啊?你都奔三了初吻还在呐!哥给你解决了省得你惦记呗……”


“陆琛,你去死!!”






张天德对他的战友绝望了。


一队包括罗星在内七个大老爷们讨论了一整晚,陆琛和庄羽还误打误撞坏了他和佟莉的好事,折腾一宿最后得出了这么个方案:


“佟莉不是快生日了嘛,然后她不是爱吃甜点么。你这样,你明天开始每天给她亲手做一块蛋糕,每天不重样,到生日那天捧一个大的出来,上面写个I❤U,浪漫唯美!”徐宏大眼睛里闪烁着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张天德瞠目结舌,“但是佟莉的生日还有一个月才到啊。这一个月每天给她喂个蛋糕,她能把我头拧下来吧……而且我哪来的时间天天做蛋糕啊?”


“有道理,我感觉生日前送个一星期差不多了。这段时间我们带石头好好练习一下烘焙技术,免得关键时刻翻船。”


张天德再次震惊,“顾顺,你会做蛋糕?”


“我不会,懂儿会”,顾顺一脸甜蜜骄傲,“懂儿上次做的戚风蛋糕超棒!”


庄羽忿忿不平,“我们怎么没吃到?”


“私房手作,爱心专供”,顾顺笑得露出虎牙,庄羽陆琛相对而呕。


张天德觉得自己愁得快要少白头了,这办法怎么听都不对劲。但自从上次跟佟莉在球场的小暧昧被打断后,两人陷入了诡异的尴尬气氛中。视线一对上佟莉就各种闪躲,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想把话说清楚,简单的几个字到嘴边总是无法直奔主题。而佟莉一听他东拉西扯就暴躁上火,最后还是落得一言不合不欢而散。


近情情怯,面对烽烟炮火再勇猛无畏的人都有可能在感情的战场上踌躇不前。


尽管听着不靠谱,但张天德可能确实需要一个让他能孤注一掷不留余地的机会和场合。


杨锐跟炊事班打了招呼,说是训练结束厨房也闲置时借用一下,女大厨听说要给佟莉过生日,还给他们匀了好些材料用来练手。


虽说要表白的是张天德,但他一众号称直男的战友们对烘焙竟然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说是要跟来给他打下手,其实自己玩得非常开心。


顾顺把奶油往李懂脸上抹,后者本来正专心致志地处理鸡蛋,手一抖全撒料理台上了,观察员愤怒地把蛋液往主狙脸上糊。


陆琛和庄羽从一进厨房就在为用哪个做法、放多少材料争吵,杨锐和徐宏严肃认真地讨论着韭菜花能不能做蛋糕,罗星趁所有人不注意把用来装饰的水果吃掉了一半。


只有张天德很认命地在打发奶油,随着他强有力的臂膀不断运作,半盘奶油撒得只剩三分之二。他苦恼地挠头,也不知道他的战友们是哪来的信心他这样一个钢铁直男能干得来这活。


庄羽看张天德那盘奶油快要全军覆没,赶紧伸手抢救下来,“哎呀石头,你这样不行,不能用蛮力啊。还有你放奶酪了吗?网上说要放奶酪一起打”。


“我看你那个方子不行,放那么多糖想齁死佟莉啊?你给我,我这个方子靠谱”,陆琛一把抢过庄羽手上的盘子。


“你一西红柿炒鸡蛋都能搞砸的黑暗料理王瞎出啥主意,让我来……”庄羽死拽着盘子边沿不肯放开。


“别抢了,万一全弄撒了……”张天德看着俩幼稚儿童一个头两个大,但军医和通讯员仍固执地一人抓着盘子的一边拔河,死活不松手。


“你们全部人挤在这里干嘛?”熟悉的女声突然从身后传来。


陆琛吓得一抖,手一松,庄羽就一个不防向后跌坐在地上。装着奶油的盘子从他手中飞出,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准确地扣在佟莉头上。


众人惊恐地看着突然出现又突然被砸了一脑袋奶油的佟莉抹了把脸,张天德和徐宏反应过来,在她暴走前死死地抱住她的腰,让陆琛和庄羽赶紧溜。


“陆琛庄羽你俩是不是找死!给我回来——”


狙击三人小组看着一脸白沫暴跳如雷的佟莉,吓得直想抱成一团。


扰攘了一番,杨锐把事情原委给佟莉解释了一下,当然省略了张天德的告白计划。佟莉听说是要给自己做生日蛋糕,也不好太过火,狠狠地剜了张天德一眼就回宿舍清理了。


所有人长舒了口气,徐宏拍拍张天德肩膀,“看来这个计划行不通了,接下来只能靠你自己了”。


张天德欲哭无泪,我tm一开始就应该靠自己!






佟莉回到寝室洗完澡,浑身热气地走出浴室,怒火才终于平息下来。


她不知道这两天的烦躁是针对张天德还是自己,她只是无法接受自己也有怯懦的时候。


拉开抽屉,从笔记本里拿出几张照片,最上面的是张天德裁成心形贴在防弹衣内侧的两人合照。她摩挲着已经被血污糊得看不清人脸的纸片,想起在伊维亚,送走伤员的飞机起飞前,她把张天德防弹衣里的照片拿出来,放进自己贴身的口袋里。当任务终于完成,和剩下的战友全须全尾地回到基地后,她有种感觉,冥冥中是张天德带她回家。


他们一抵达基地就被送进医院,佟莉在病床上醒来时已经是深夜。她抓住个夜班护士问了张天德的病房,没有惊动任何人,偷偷到他病床前察看。


当时张天德脸上缠满绷带,整个人显得凄惨无比。佟莉就这样安静地站在他床边看了一会,然后走出病房在外面走道的椅子上坐下。


当一切尘埃落定,身心得以彻底放松,惊惧和悲痛才袭上心头,佟莉抱着肩膀低声啜泣,害怕吵醒病房里的人,又咬住手腕,不让自己抽噎出声。


她就这样在张天德病房外哭了一会儿,然后默默回了自己的病房,第二天还是那个坚韧刚强无所畏惧的女特种兵。


佟莉以为张天德伤愈归队后会跟自己表白,但他一切如常,只是看她的眼神更深沉,更让人无措。她变得焦躁不安,准备好的心理建设和回应都落了空,在等待和主动出击之间犹豫不决,又因为这与她一贯性格不符的迟疑而陷入自我厌恶。她太习惯于勇敢,竟不能原谅自己在感情面前那一点出于本能的懦弱。


敲门声打断她的思绪,今天室友不在,她起身去开门。


张天德拿着个小盒子站在门外,两人一时相对无言。


“可以进来吗?”


佟莉让他进屋,为了避免沉默的尴尬想找块毛巾擦一下头发,但伸手一摸才发现她的寸头早就干透了。


张天德站在她寝室中间,整个空间都因为他的存在而显得狭隘起来,他把盒子放在她桌上,低声问:“还生气吗?”


佟莉白了他一眼,“你最好有个合理解释,你们搞那么多幺蛾子就因为我生日?”


张天德抿了抿唇,“不单只因为你生日,还是为了我”。


“为了你什么?”佟莉心如擂鼓。


“为了我说不出口的那些话”,张天德苦笑,“从训练营开始就想对你说的话”。


他一边拆开盒子,一边慢慢地叙述,“我昏迷的时候想了无数次,醒来之后要怎么对你表白,告诉你我从训练营开始就喜欢你。这么多年来,我们是最亲密的搭档,我一直以为我对你是永远看不到头的迷恋,直到我快断气那一刻吃到你喂给我的那颗糖”。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天晚上,我知道你在我床边。我挣扎着想起来,但我动不了,只能躺在床上听你在外面哭”。


佟莉喉头哽住,想说什么但出不了声。


“我人生中第一次想要退却。我怕有一天你要用恋人的身份承受我的死亡”,他摇了摇头,“我舍不得,我不想再看到你哭”。


然而,佟莉的眼眶里已经盈蓄着泪水。


“但我忘了,你是多勇敢的一个女孩”,他从盒子里捧出一个小巧的,烤得特别难看的杯子蛋糕,顶端点缀着一颗粉色的糖果。


“所以,佟莉,我喜欢你,想要你做我的女朋友。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牺牲了,你可以保证不要哭,勇敢快乐地活下去吗?”


她看着那个显然是用仅剩的材料勉强制成的蛋糕说不出话来。


他们俩为这一刻百般准备,竟还是如此狼狈。


但佟莉觉得,一切都很完美。


她捻起那个糖果含进嘴里,上前一步把张天德的衣领往下一拽。高大的男人顺势低头,迎上两片柔软的唇。


糖果在唇舌交缠间融化成甜蜜的汁液,张天德紧紧抱住佟莉的腰,沉浸在这个他幻想了许多年的吻中。在他这些年最火辣的chun梦里,他们之间的吻都没有当前这个美好真实。


他听到他的恋人在唇齿间发出低喃:“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得先保证,不能死”。


张天德哑然失笑,只能回答:


“好”。


===========================================


彩蛋:


每一对恋人都逃不过一个终极问题:你是怎么爱上我的?


佟莉躺在张天德怀里,听他支支吾吾但巨细靡遗地描述他在训练营里,如何被她的搏击、射击、体能训练中矫健英姿所吸引。


越听越不对劲,佟莉撑起身,直视张天德的眼睛:


“你的意思是你在训练营的时候就想上我?”


“……是这么个意思,但措辞可以文雅一点……”


“你看我打架都能硬?”


“…………………………”


“张天德。”


“嗯?”


“你真变态。”


“T T”


“更变态的是,你居然能忍那么多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




Note:


1、差点被minganci搞死……


2、又一不小心写成了奇怪的东西……我自己看都觉得太长……


3、下章大概会开车,俩三十岁大龄青年谈恋爱,不开车真的不人道。



评论
热度(294)
  1. 李四爬墙存粮专用仓 转载了此文字
    嗷嗷嗷
© 李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