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叭叭叭叭

【机枪组】颁奖典礼了解一下?

*后台7k+大排量拖拉机

*金主AU也算是差不多该写的都写了该开的都开了,更新完这篇就暂时歇业啦,感谢资词!(⁎⁍̴̛ᴗ⁍̴̛⁎)

*依然是LOF和石墨相爱相杀的一个链接

 

 

 

在佟莉迎来了第一个正式的颁奖典礼邀请之后,罗星下意识地在自己脑袋上乎噜了一把:还好还好一根头发都没掉下来。

不过说起来这次不愁还真的是多亏了张天德,大老板在创业初期曾为了筹集资金当过一段时间模特,因为身材实在太好人也可爱结识的很多化妆师摄影师都对他挺有好感,现在他有求于人也都一口答应下来。

“张总这次辛苦你了,我家莉莉就交给你啦。”

罗星跟个老妈子一样苦口婆心泪眼婆娑,佟莉看着他这样子有些丢脸地捂了捂脸,不过张天德却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星哥放心,这次包在我身上啦。”

 

于是当佟莉一身皮衣小黑裙出现在张天德面前的时候他惊了。

“你家这个说了要换风格不穿裤装,我想来想去大裙子太累赘不适合,看这身自带精干俏皮还有女大佬的气质,我知道你怕露专门找了件皮衣盖上,满意不?”

夏楠举着剪刀咔嚓咔嚓给佟莉修了下刘海,姑娘看着镜子里可以称得上形象脱胎换骨的自己不禁涌出一股兴奋又惊喜的劲头来,“张天德我好看不?”

难得佟莉飞红着一张脸带着娇憨的笑问他,加上夏楠这回妆容给的是总攻气质,反差萌让张天德心里一声哀嚎然后连连说了几个好看太漂亮仙女下凡。

接着转头趁佟莉出门找罗星的时候把自己的造型师老朋友拉了过来。

“不是说好不露的吗?要不你在准备一身裤装呗?”

“对啊你看她那胸我就差给她缠上了,严丝合缝的哪里露了?再说了我准备了裤装西装她也不会穿的呀。”

“可是那腿呢,你看她裙子那么短......”

夏楠看着曾经在摄影师前扒得精光还能盯着镜头放电的男模红了脸就忍不住想逗他,“哟就露这点你还有占有欲啊?张天德你可别在我这装纯,你和佟莉进行到哪一步了真当我不知道啊~”

怎么说也是手里画过无数张明星脸的人,夏楠知道张天德实在太喜欢佟莉但她也深谙娱乐圈的生存之道,最后也只抬手搂了搂他的肩膀。

“石头哎,这会儿佟莉和以前不一样了,她的着装谈吐影响力太高,你真让她裹得和没开放时期一样那能成吗?第二天新闻稿嘲她不会穿衣服,那你还不是一样心疼。”

老板看着正在衣柜前给自己挑风衣的姑娘,最后沉重而严肃地点了点头,把自己宝贝儿拿给别人看还要忍住暴走,这担子还真是很重啊。

 

虽然说佟莉没有红毯经验但是并不代表罗星没有,作为当红男团的经纪人罗星深谙红毯的各种窍门,不过临时抱佛脚的确有点着急,保险起见最后还是让蛟龙一队和她一起出场。

且不说这四个人人都是衣架子,今次一水熟男装扮搞得现场记者都忍不住悄悄花痴多拍几张,佟莉一身小黑裙蹬个小高跟走在中间也丝毫没有违和感,反而更显出她不同于作品中寸头劲装的可爱气质来,停在路中间拍照的时候姑娘稍微一板脸就听得现场的各家女粉一阵惊呼——小姐姐太攻了娶我好不好!

红毯一小段路临沂娱乐公司可谓占尽风头,蛟龙一队一向是造型从不出错,这次带上师妹也丝毫没有奶后辈的尴尬感反而相得益彰,佟莉是有些紧张不过身边四个也都是熟人气氛自然放松些,顾顺还一直悄声提醒她下个造型怎么摆,一趟走下来倒是没有特别紧张。

等在背板上签了名几个人就一路往颁奖大厅走,徐宏笑的一双大眼全都眯起来直夸她衣服选的好,正在学习给自己化妆做一个精致男孩的李懂也凑过来一脸兴奋,“莉姐你这可以啊,星哥还说怕没时间给你准备呢,没想到准备这么好!”

姑娘一挑眉毛拍了一把李懂伸过来摸摸皮衣的小爪子,“你意思我不收拾的时候不好看咯?”

“哪能呢莉姐!懂事儿意思是说你收拾一下那别人根本不能比呀!”

顾.一边拍马屁一边担心拍到马腿上.顺赶紧把李懂拉到身后,还抓着手给他吹了吹,结果收到佟莉一个看你那点出息的眼神又嘿嘿笑了出来。

“认真的,莉啊,这回确实是选的很有水平嘛,罗星也没说谁准备的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奇一下是你家那位收拾的?”

杨锐脑子倒是转得快,话刚说完看着姑娘微微红了脸就知道有谱了,不过嘛佟莉这身确实是招各种小伙子小姑娘喜欢,看来张天德很大度啊都没拦着?

“他找的造型师我选的裙子,其实我也没想到能这么好看......”

得了,不是大度还是太宠老婆都没得反抗了,队长和副队交换了一个彼此明了的眼神然后又慈祥地看了看闹成一团的另外三个。

是啊谁能想到佟莉这一睡居然真的睡出个真爱来?

 

坐到了现场佟莉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想起自己以往的那些参演作品名字都只能排在十多个演员之后,几乎没有台词不说每一日的早出晚归和病痛受伤注定让她这五年过的辛苦而无望。

以前她只一门心思想着要在荧幕之上占据自己的一席之地,却不知道自己真的进入大众视野之后居然仍有太多需要学习,身边的队长杨锐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姑娘微微一笑忍不住瞟向了后台的方向。

遇见张天德真的是意外,她本以为迈过底线的第一步便会是深渊,哪成想自己却不期而遇跌落到他厚实的臂膀之中,这个人给予了她所有的支持尊重与浓烈爱意,终于把她从泥沼之中拉出来。

按道理说张天德是不能在现场的,但是颁奖典礼一向都是导演投资人物色新人的聚会,即便张天德没有这个心思为着佟莉的第一次出席他也是总要去的,罗星都说了结束之后晚宴不用去他们一群人一起自己吃饭那不是更好。

后台的工作人员大都忙碌仓促她一时半会儿也看不清楚什么来,佟莉有些许失落地低下头来徐宏在旁边却用膝盖轻轻碰了碰她,“小莉镜头扫过来了,开心点。”

大屏幕上出现了姑娘露着小虎牙的笑脸,张天德站在后台穿梭的人潮中也咧开嘴角笑了起来,而就在这两个集体走神的空当台上的颁奖嘉宾却念出了佟莉的名字。

姑娘的笑意僵在脸上接着顶替而上的是惊讶,张天德看着她有些无措地望向身边的徐宏,在收到了对方的一个拥抱之后长出了一口气带着微红的眼圈走上了台。

恭喜你,我的姑娘。

 

接到手里的奖杯似乎有千斤重,佟莉有些恍惚地想起自己初次在比赛中拿奖的情形来,那次她憋着一股子狠劲儿撂倒了挡在身前的所有对手,即便最后站上领奖台也未曾有过丝毫的骄傲或者欣喜。

武术是她的本事她的热爱却也是她为了往后的基石,彼时姑娘清楚这条路要走多远才算真的圆梦,而在这个星光熠熠的舞台之上浑身早已被灯光炙烤得灼热,直到后背沁出汗水佟莉才堪堪有了些许终于得到些回报的感觉。

完全没有准备讲稿她只能把自己的真实剖白,佟莉一边笑着说自己大概是步入老年每当下雨膝盖都会因为旧伤而疼痛,一边又字字铿锵说不必靠泪水博得同情只要用汗水赢来掌声。

张天德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咬着牙走过来的写实记录,他曾经疼惜于她沉寂多年的苦难与自己的缺席,如今看到佟莉终于捧起属于自己的荣耀也是笑的嘴巴都咧到耳后。

虽然心情仍有些许仿佛被人挖走自己白菜的复杂与不快,但张天德到底还是开心的,只是他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又突然笑不出来了:合照的时候台上自然涌了一大群人,佟莉也没能继续和师兄们呆在一起只安安静静等着主持人安排,结果姑娘刚往后退了退身边的一个明显有意掐准时机伸手去撩自己头发。

如果是正常整理倒是没事,只是这位实在是戏太多了点,胳膊不长倒是正正好好打中佟莉的侧脸,手指上的戒指也跟着在她脸上划过细细一道留下红痕。姑娘愣一下抿了抿唇,最后还是弯着嘴角退在了众人之后。

所以说娱乐圈水深人狠,张天德看着却也不能上去帮她一把,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给夏楠去了个短信要她帮忙再给自己的姑娘收拾一下。

 

虽说钻石切得倒是有棱有角不过划了一下也确实不怎么疼,佟莉瞅了瞅自己脸上的一道红痕暗自吐了口气,还好她不是什么疤痕体质要不脸花了可怎么演戏。

到底还是新人依着佟莉的地位也只被分到最靠里的化妆间,推门进去屋子里明显还带着潮气,狭小空间里挤成一堆的服装衣架和明显是临时搬来的镜子妆台让她哑然失笑,方才的感言都是她实打实的心里话,只是看自己也算得上是突然爆红的小花之一,多少人嘲讽诟病恐怕也是不少。

给罗星去了个消息佟莉就坐在凳子上发呆,获奖依然像是一场梦让她没有实感,又想着娱乐圈远不比看客所见的光鲜脑子里突然就萌生出一股自己不配的想法来,她又自问没有其他女星眼睛大笑容甜也就催促这那点念头奋力滋生。

等到张天德顺着摸过去进了屋,佟莉已经闭着眼攥着手想了太久,她实在是用的力气太大指甲在掌心留下了一串清晰的红印,张天德看着心疼赶紧掰开她的手揉了揉姑娘却抽了回去抬眼认真地看着他。

“张天德你老实告诉我,这个奖是不是你买的?”

佟莉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她不该不信任承诺了不再会帮自己的张天德,可突然窜上心头的畏缩与犹疑让她仍然害怕这并非与自己相配,她已经沉默在阴影之中太久,久到即使已经触碰到光芒也会怀疑指尖的热度。

男人愣了一会儿然后弯起嘴角还是一样把佟莉甜到齁着,张天德抬手把她面颊边的头发顺到耳后满眼都是温柔笑意,“我就是个开食品加工厂的可没有搞房地产的那么有钱,这奖我就是想买也买不起,而且前几天我朋友也和我说了总局最近整治奖项注水,所以呀这个可是你自己实打实拿回来的。”

他凑到佟莉的额头落下一个吻,她在他的怀里也终于有了切实的安全感。

“恭喜你我的姑娘,你值得这一切荣耀。”

 

夏楠收到张天德的消息喝了两口饮料就往后台走,又想着自己也没问佟莉在哪只好碰运气敲门,结果刚扶着把手拉开最后一扇标着临时化妆间的门造型师就一个飞速闪身进了屋赶紧给锁上。

“我说你俩是真不知道娱乐圈什么样还是心太大啊,抱成这样都不锁门的吗?”

她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拍过的男模还懵着没反应,佟莉整个人都陷在他怀里搂着他的腰耳根全红了,张天德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说情不自禁没注意,夏楠一想好在她手快关上了,刚刚才开了一点门就看着俩人正亲的难舍难分她就头疼,熟人和他的爱豆女友心太大后台亲热都不带锁门的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不过下午她刚给佟莉收拾了造型,过程中俩人也聊了不少夏楠也知道姑娘是真的想和张天德在一起,然而你俩发狗粮就算了还要叫我过来是怎么肥四?尤其张天德你这把佟莉亲得嘴都快肿了我很难办好吗?

张了张口到底还是啥也没说,张天德她熟悉那一步步打拼过来是苦,方才听佟莉在台上一番话也是有所感慨,又一想俩人那身材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啊,最后夏楠只叉着腰摇了摇头,“你俩下次注意点儿,还好是我要是别人就糟糕了。”

“哦对了还有,一会儿要是不去晚宴吃饭就从东门走,那边没记者你俩走得放心。”

造型师大步流星往外走还带上了门锁好,可迈了两步脑子一转又退回了门口,最后手一伸把门上临时贴的化妆间标牌撕了下去。

两位,我可就帮你们这么多了,别太过啊。 

 

在后台的边缘试探请各位自觉打卡上车(花骨朵这不是去幼儿园的校车别上来啦!)


在宴会上寻找两圈并打了十几个电话未果之后,罗星和陆琛终于打定主意放弃这个地盘换个屋子找找,一个张总一个莉莉死活找不到人,一个管家一个经纪人几乎已经急到生无可恋。

“他俩不会找了个地方......吧?”

罗星听着陆琛凑过来小声的一句差点昏死在当场,两位大佬要这么干了多少银子都压不住记者的好吗!

“他俩不会的你们放心。”突然出现的夏楠给两只热锅上的蚂蚁指了个明路,“去停车场等保不齐你们还能碰上他俩。”

“楠姐我的好姐姐,你别告诉我你是真的知道些什么吧?”

“我知道啊,他俩就在后台呢,不过算起时间应该也完事儿了。”

罗经纪人腿一软旁边的庄羽赶紧伸手给他扶了起来,夏楠看着他面如死灰的表情忍不住微微一笑,“我说你是真当张总傻还是怎么着啊?他也是踏足过娱乐圈的生意人,这都是小场面你可稳住啊。”

于是第二天看了一夜热搜没发现有异常的罗星顶着黑眼圈接到佟莉的电话时,还没等姑娘不好意思地道歉开口就是一句你俩怎么跑掉的。

对面立马没了声音,佟莉支支吾吾了半天扔出一句反正就是没事啦然后挂了电话,徒留罗星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认真的,他俩到底怎么做到的?

夏楠看到半死不活怀疑自己业务水平的罗星晃了两天以后终于忍不住告诉他真相,东门那边确实是没人,后台也确实是黑咕隆咚人仰马翻张天德把后背一弓变矮根本没人能注意到他,再多来点运气跑出去太容易了。

恍然大悟之后经纪人又突然换了一副嘴脸,夏楠看着罗星笑着凑过来脊背突然爬上来一丝凉意。

“楠姐,临沂娱乐公司缺个调度公关大佬,你了解一下?”

 

 


评论(27)
热度(65)
© 李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