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叭叭叭叭

「谭宗明 关雎尔」欲说还休 9

开始啃食邪教

小飞侠:

二十二楼一连聚会了好几天。
邱莹莹沉迷于失恋的悲伤,连带樊胜美都不敢将王柏川送她的玫瑰放在客厅。曲筱绡去安迪办公室无意中把脚崴了。谭宗明听说安迪的邻居受伤了还以为是关雎尔,想想赶到会议间,却看见安迪慢悠悠的收拾会议资料。
听安迪说那人是古灵精怪的小曲,谭宗明松口气,懒懒的靠在椅背上也就不再问了。
但照顾曲筱绡的工作,自然落在了安迪身上。曲筱绡却不甚在意,因为这次崴脚她认识了赵医生。
一个从此和二十二楼纠缠不休的人。
众人担心邱莹莹,又因为曲筱绡行动不便,于是时常聚在安迪家说说笑笑,樊胜美做菜,让小蚯蚓打下手,算是分散她的注意力。偶尔关雎尔也会来帮帮忙,但还是一脸期待望着美食的次数多。
谭宗明见了几次安迪发的朋友圈,不禁笑笑,上次那丫头在他面前吃饭吃的如此斯文。还真是难为了她。
安迪很喜欢这种氛围,这让她觉得,她和大家是一样的。她有朋友,有家人,还有魏兄。
甚至有一次,老谭还评论她的朋友圈,说她们吃独食不带他这个孤家寡人。
关雎尔倒是不像从前那样经常加班了。这几天曲筱绡到安迪那学习商场心得,关雎尔没事就来旁听。
安迪姐告诉她,偶尔加班确实能看出能力,但经常加班也会让上司怀疑她是不是能力不够,才导致每天拖延。
关雎尔如临大敌,因此更加努力。
却不期,接到了林师兄的电话。说是同学聚会,邀她一起。
关雎尔想想,很久没见老同学了。何况这位林师兄不仅和她是同乡,也是当年让她仰望的人物。不过现在有了安迪,她的偶像就固定了。

“怎么今天没去接你邻居?”谭宗明把资料放在安迪办公桌上的时候,见安迪还没有要走的迹象。他听安迪说关雎尔最近不怎么加班了,工作渐渐摸索出了脉络,稍微轻松点。
谭宗明想关雎尔确实是个可造之材,一点就透。
“她今天同学聚会,不用我接。”安迪头也没抬,耸耸肩:“从早上就开始准备了。早上来的时候还有些紧张。”
安迪想到早上关雎尔听说她连跳几级,立刻崇拜的说从此安迪就是她的偶像,绝对不变。安迪笑笑。
“聚会?”谭宗明纳罕,声音微微提高,国内这些聚会他是知道的。说是聚会,就是变相的喝酒。关雎尔这样的小丫头不适合这样场所。
何况关雎尔在陌生人面前,是有些紧张的。他同她吃过一次饭,知道这小姑娘在外人面前话并不多。
谭宗明有些分神,凝思了一会,沉静道:“你还是去接她吧。国内的聚会,都是喝酒。她这样的小姑娘怕是吃不消。”
安迪纳闷,国内聚会好像确实如此,但同学会还不至于吧。但她还是放下钢笔:“好吧,如果你执意如此。”
什么叫他执意如此。
这个安迪,真该好好学学成语了。
“不着急。”老谭阻止安迪急匆匆起身的动作,在她的疑惑中施施然站起,笑的狡诈:“先吃饭。我们也来场,同学聚会。”
安迪好看的眼睛露出笑意,老谭有时候就像个孩子。她真不知道,这样的人会被谁吸引。
她同魏兄在一起,倒渐渐对感情的事开窍。

关雎尔恹恹的看着面前欢笑的人群,留神的躲避不知何时就会出现的酒杯。
同学聚会怎么这样啊。
她早上还那么紧张,她以为聚会是大家一起交流,她还怕现在只是实习期被人看低。她还想同人聊聊最近的工作,生活。难得同学相聚,倍感亲近。
没想到就是喝酒。
林师兄已经替她挡了一轮。
她再怎么推脱,也不得不喝下一杯。
再这样下去,她恐怕真的会喝醉。还是早点结束吧,她宁愿回公司加班,也不想待在着看人喝酒了。何况林师兄好意替她挡酒,还招来其他同学的起哄。

“老谭你确定咱们停这?”
安迪看着正在泊车的老谭。停在小关聚会酒店的对面,并不在门口。关雎尔出门不一定能看见他们。
谭宗明笑笑,他虽只送过关雎尔一次,但也清楚这小姑娘的脾气。他的车在金融街就够扎眼了,何况是这么一个酒店门口。真让人看见关雎尔坐上这辆车,今天又是他谭宗明亲自来开的。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流言蜚语。
但他没解释,只是吩咐安迪:“你可以打她电话了。”
谭宗明揉揉眉心。他许久没有和安迪吃饭了,安迪最近所有的时间都给了二十二楼,难得的空闲也是和魏兄在一起。他们许久没在一起吃饭,不免话多了些。虽然大多都是谈工作,但出了餐厅才发现已经那么晚了。
正好樊胜美在二十二楼的群里催促关关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关雎尔吐槽两句,说聚会无聊都是喝酒,
安迪不禁佩服老谭,摊摊手:“老谭,真被你说对了。关关说他们无聊,一直在喝酒。”
谭宗明想摇头,加紧了步伐:“走吧。”
他自觉担负起送安迪和关雎尔回家的任务。
谭宗明这样想着,就看见关雎尔正好出了酒店门口。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同她说笑,关雎尔很客气的同他保持距离,怎奈旁边的人都在起哄。关雎尔着急的慌忙摆手,似乎在解释什么。但毫无用处。
安迪见到这个情景,连忙从车里推开门朝关雎尔挥手:“小关,这里。”

关雎尔没想到,安迪姐竟会来接她。
刚刚二十二楼的群里,安迪姐问她在哪里吃饭,什么时候结束。她多说了几句。她没想到安迪姐会来接她。甚至还贴心的将车停在对面,夜色里众人只看见一个气质美人同她挥手,看不清她那辆车到底多价值不菲。
关雎尔连忙同林师兄他们道别:“谢谢你啊林师兄,我邻居来接我了。”
林师兄还想再说什么,但最终只点点头。目送关雎尔离开。
关雎尔刚推开车门,人还未坐,略带撒娇的抱怨声就传来:“安迪姐,同学聚会真是太无聊了。”
却听到人的轻笑声。
是谭宗明。
关雎尔不好意思的将自己藏在后座。
安迪倒是不为所动:“看来我还没有理解国内文化。老谭说聚会就是喝酒,我还不相信。”
是谭总提醒安迪姐的吗?
关雎尔嗫嚅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谭宗明清朗的眼神从后视镜看来,立刻明白这丫头在顾虑什么。发动了车子,装作不甚在意的:“我和安迪也同学聚会,天晚了。不放心你们回去。”
他这样说,以表明他是同安迪在一起才会顺道来接关雎尔的。谭宗明并不想给这小丫头压力,他难得除了安迪之外还有个平等看他的人。
但这小丫头,平常时候还是顾忌着他谭宗明的身份。
关雎尔略松口气,稍微向后靠靠,终于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她将车窗向下摇摇,她满身酒气,不想谭宗明和安迪感到不适。
谭宗明还以为她是喝了酒有些热,将车开的慢了些:“觉得晕?”他关切的问。
“不是。”关雎尔急忙回答:“我身上有酒味。”她不好意思起来,安迪姐这样一个人是不常喝酒的。今天又是谭宗明来,她不想将他车子弄脏。
谭宗明放下心,关雎尔身上的酒气有些浓,或许是每次见她都是居家打扮,身上是牛奶沐浴乳香味。她也不擦香水的,小姑娘身上特有的干干净净。
今晚这味道,着实有些刺鼻。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他笑笑,握紧了方向盘,将车开的缓慢:“觉得累就睡吧。”
安迪在旁边,惊讶谭宗明的体贴。看来外界传言不假,老谭这样的人若是愿意对人好,恐怕没有哪个小姑娘不着迷的。
但关关不是普通的小姑娘,她有自己的分寸。安迪想。
果见关雎尔坐的比刚才更拘谨了,没话找话的问她工作上的事。
安迪想笑,谭宗明不禁哑然,什么时候他难得的关心,也能将人推远了。

评论
热度(162)
  1. 展凝17331934117小飞侠 转载了此文字
© 李四 | Powered by LOFTER